首页 > 古代 > 王妃她娇不可攀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发表时间: 2022-06-19 23:54

风瑾夜周身泛着冷漠气息,默然转身到了书房,夜十一一身黑衣出现,风瑾夜交代一字:“查。”

将近子时,夜十一方才将一份资料交到风瑾夜的书房,竟发现他们家主子在书房等着他汇报...

夜十一所见,新王妃是两年来,唯一引起他们家主子关注的,暗卫楼这两年除了保护战王安全,不曾有过其他事情,这是唯一例外,夜十一深觉这王妃不简单...

夜十一递上资料,风瑾夜清冷的眼眸扫了夜十一一眼,原该觉得发冷的夜十一,难以置信,他家主子竟是生气了...

两年来,风瑾夜未发现王府暗卫竟一丝都不惧他,而他竟有种早已习惯的错觉...

风瑾夜双掌交叠,一根根修长的手指尽显柔美,右手无名指状似无意的轻抚着左手无名指一次印记,风瑾夜状似思索着什么,继而双掌分开,翻开夜十一递过来册子,一道黑色的刺青在风瑾夜左手无名指圈成一环,形似指环...

那是一串无人能看懂的字符,风瑾夜也不知从何而来。

陆浅语,陆国公陆孟年长子陆钦之女,陆钦发妻李氏所出,与其胞妹陆嫣然双胎出生,有一胞兄名唤陆立垣...

陆浅语三岁时,其姑母陆瑶与李氏不合,将其拐走,陆浅语成了陆瑶与尾勺战天的女儿尾勺浅语...

六岁,尾勺浅语姑母林家的表兄,欲与尾勺浅语定亲,被其母陆瑶所拒...

六岁半,丧母...

十一岁,峦都,疑似与林奕初定情...

十六岁,离开篱都至关临城...

十七岁,回到陆国公府,尾勺浅语成为陆浅语...

十八岁,与战王成婚...

风瑾夜将册子合上,脑海里不时浮现那一对媚意天成的眼眸,那对眸子总能扰他心神,陆浅语绝不简单...

喜房中尾勺浅语打量着房间,从主院喜堂走过来不远不近,可见风瑾夜对王妃的定位也是可有可无。

尾勺浅语对着镜子嫣然一笑,眼神里满是坚决:“风瑾夜,我回来了,我会帮你将所有记忆都找回来!”

尾勺浅语唤了侍女晴夏进屋,一抹身影悄然随着晴夏潜入清兰院,尾勺浅语视若无睹,由着晴夏将她身上一层层华服,一件件卸下,又将高鬟上的簪钗珠环一一取下...

尾勺浅语揉了揉如象牙白玉一般的脖颈,晴夏看了看她们家主子的脸,再一次操碎了心:“王妃,这疤痕何时才能去掉?”

每每有人问起尾勺浅语脸上的疤痕,尾勺浅语总淡淡回一句“会好的”...

尾勺浅语对于几个碧血丹心的侍女,不言而信,身边的人不疑有他,都相信这疤会好,晴夏是个爱操心的,尾勺浅语成了婚,晴夏更是担忧她脸上的疤...

尾勺浅语知道晴夏的担心,嫁进了战王府,不能成天面纱遮面,是要尽快把脸上的疤去掉,尾勺浅语扫一眼暗处的角落,粉唇轻启:“会有人送药上门!”

暗处一红衣侍女装扮的女子走了出来,道:“你知道我来了!”

来人是尾勺浅语嫡亲的表妹,也是陆国公府真正的嫡女,陆嫣然。

陆嫣然眉间与尾勺浅语有几分相似,长得极为标致,但眼睛不及尾勺浅语十之一二。

尾勺浅语抬起纤纤素手,将头上最后一簪钗取下,想起方才风瑾夜以为新娘是陆嫣然,眼底浮现几分不悦,转身看向陆嫣然,凛然道:“想如何?”

陆嫣然不满尾勺浅语雅而不俗的气质,冷哼一声:“你有什么资格端着王妃的架子,被赐婚的分明是我,你凭什么嫁进战王府?”

晴夏是个护主的,哪里容得陆嫣然在她主子面前大呼小叫:“陆二小姐好意思嫁进王府吗?你在越都是什么名声?嫁过人,生过子,陆二小姐心里没数?”

陆嫣然自知她嫁过人,生过子,是破败之身,但陆嫣然自认为是要比尾勺浅语这个丑妇强百倍:“即便我嫁过人,生过子,我也是堂堂正正的陆家嫡女!她,尾勺浅语是个冒牌货!”

“你恬不知耻...”晴夏气急,拔剑就要与陆嫣然打起来,被尾勺浅语拦下:“本妃不是陆家嫡女...”

尾勺浅语故意咬重“本妃”二字,轻描淡写,但陆嫣然却气得满脸通红...

尾勺浅语话语停顿,看了一眼陆嫣然气得通红的脸,轻笑一声:“本妃的王妃之衔是货真价实的!”

“你也听到,风瑾夜知道我不是陆嫣然!”清兰院周围暗卫听着新王妃直呼战王爷名讳齐齐倒吸一口气...

“是,但他也不介意是我!”陆嫣然不认命,她需要要这次机会,她的人生本已毁了,是那道圣旨给她希望,如今叫她如何甘心...

“所以,你想如何?”尾勺浅语昨夜没有睡好,今日大婚起了大早,被陆嫣然一扰有了几分怒气,不想与陆嫣然多费口舌。

陆嫣然一现身,尾勺浅语便问她想如何,陆嫣然偏不直接表明来意,非要说得天花乱坠,想让人认同她陆嫣然才是正义一方,师出有名?

陆嫣然知道,国公府与战王府的婚事莫名其妙,但风瑾夜既接受了这门婚事,自不会在乎国公府嫁过来的是谁,那这战王妃她陆嫣然也当得!

陆嫣然忽而剑拔弩张,长袖一挥,藏在袖中的断刃匕首到了手心,陆嫣然握住匕首转身靠近尾勺浅语,匕首对准了尾勺浅语的喉咙:“离开战王府,把战王妃的位置给我!否则,我割断你的喉咙!”

尾勺浅语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的嘲讽,视陆嫣然手中的断刃如无物,抓起陆嫣然左手巧劲一扭,随着“咔嚓”一声,随即为陆嫣然耳边传来尾勺浅语淡淡的声音:“再给你个教训!”

尾勺浅语的声音娓娓动听,丝豪听不出来她的不悦。

陆嫣然脸色铁青,半晌没有反应过来,晴夏知道陆嫣然这是被她主子的气场震住了,有几个人当对手右手用匕首顶着她的喉咙,她却视若无睹扭断敌人的左手?

尾勺浅语缓步走到妆台前坐下卸妆,继而吩咐晴夏:“备水沐浴吧...”

不一会,几个婢女抬了水进屋,晴夏伺候着尾勺浅语沐浴,尾勺浅语方才开口道:“把她安排到偏院住下吧!”

“小姐,你明知她是个藏祸心的,为何不直接将她赶出府去?”晴夏不同意把陆嫣然留下来,觉得陆嫣然就是个祸害...

“她害不了我,留着她还有用!”尾勺浅语微微一叹,合上眼眸,专心泡澡...

晴夏知道尾勺浅语心中自有计较,却忍不住唠叨:“小姐是看她是陆家血脉,又生了尾勺姑姑家的血脉,但小姐你都纵了她多少次了,她还是不知好歹,非要撞上来扰小姐忧心,晴夏不喜欢她,不想把她留下来!”

晴夏说起,尾勺浅语想起了,这世上与她父亲相关的亲人只剩三人,尾勺血脉只剩三人,除了尾勺浅语,还有尾勺浅语的姑姑尾勺祝好,和陆嫣然的儿子林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