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新婚夜,我治好了陆先生的隐疾 > 

我要是没有自知之明呢

第2章 我要是没有自知之明呢

发表时间: 2022-01-06 10:39

陆靳宸所有绯闻的女主角,都是林姗姗,也只有林姗姗。

可惜,陆靳宸不能人道,才迟迟没公开和林姗姗的关系。

外界不知道的是,一个多月前,林姗姗另嫁了他人。

门外,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温晚缇的思绪。

佣人张妈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少夫人,你醒了吗?”

温晚缇下床,过去开门。

张妈笑着说,“少夫人,陆少走的时候,让我这个时间点上楼喊你。没想到,你真的刚好醒来。”

“陆靳宸去公司了吗?”

温晚缇淡淡地问。

想到哥哥的事,她精细的眉又轻轻拧起。

张妈的眼神闪烁了下。

在温晚缇的目光下,迟疑的解释,“少夫人,陆少去了荆城。昨天夜里,林小姐好像拍戏摔伤了腿,听说是要见到陆少,才肯医治。”

“他几点走的?”

温晚缇的面上神色未变,声音也不见异样。

张妈,“早上七点。”

“哦。”

转身,温晚缇返回床前。

把手机开了机,打算打电话找奔向心上的陆靳宸。

张妈的声音却又响起,“少夫人,夏木在楼下等你。”

温晚缇打消了给陆靳宸打电话的想法。

十几分钟后。

洗漱好的温晚缇下楼。

一楼客厅里,等在那里的夏木立即迎上前来。

恭敬的开口,“少夫人,爷让我上午陪你去拿回所有的行李,下午你和温凯见一面。不出意外的话,三天后的晚上,他就可以出国。”

“出国?”

温晚缇凝眉。

她本以为,陆靳宸答应救哥哥,是还他清白。

夏木懂她的疑惑,又说,“程家那边还没谈好,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温凯是正当防卫,只能让他先出国一段时间。”

“那,需要多久?”

温晚缇追问。

夏木,“这个,要问爷才知道。”

“他什么时候回来?”

温晚缇压下心里的置疑。

夏木摇头,“爷没说什么时候回来,林小姐每次住院,爷都会陪到出院。”

温晚缇秀眉一挑,笑意浮于面,“他不知道林姗姗现在是有老公的女人吗?”

夏木被问得一怔。

一时间竟然找不到话来解释,就那样僵滞着。

温晚缇无意为难他一个助理,加上餐厅门口,张妈喊她吃早餐。

她便转身进了餐厅。

客厅里,夏木暗暗皱眉。

吃完早餐。

温晚缇坐着夏木的车,去拿行李。

车子刚上路,她的手机铃声就响起。

看见来电,温晚缇拧眉,犹豫了下,才接起电话。

她没来得及开口,手机里,女人尖锐的声音就砸了过来,“温晚缇,你马上过来一趟林家。”

“我没空,有事就这样说吧。”

小脸微冷,温晚缇的声音也带着秋季的凉意。

“是能还你哥哥清白的证据。”

-

半个小时后。

夏木的车在林家别墅外停下。

隔着车窗玻璃,看见站在别墅大门口的中年女人。

温晚缇抿抿唇,伸手按下车门按键。

林家,是温晚缇的母亲赎罪的地方,也是她再婚的家庭。

同样,还是林姗姗的家。

如今的林家在南城人心里,只仅次于陆宋两家。

之所以林家仅次之。

是因为,二十年前的一场重大案件。

林姗姗的母亲为了救陆靳宸和宋绍寒,死于匪手之中。

那时候的林家还没有和陆宋两大豪门相提并论的底蕴和实力,虽也经商,但只是小富。

自那之后,林家成了陆宋两大豪门的救命恩人,之后迅速发展,便有了如今的富贵显赫。

看见温晚缇下车。

姜丽梅快步来到她面前,扬手一巴掌就朝温晚缇的脸上扇去。

一旁的夏木看得震惊的睁大眼。

这边,温晚缇在姜丽梅的巴掌落到脸上前,本能的抬手抓住了她的手。

姜丽梅见她敢阻止。

顿时铁青了脸骂道,“温晚缇,你这个小贱人,你竟然敢去勾引陆少,你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是不?”

虽然温晚缇早习惯了姜丽梅对她的各种难听的骂词。

可这个女人是她的母亲。

每次被骂,她的心都会凉上一截。

逆着光,她眉目间一片清冷淡漠,一字一顿地问,“证据呢?”

“哼,我要是有证据,还能由着你去勾引陆少,抢姗姗喜欢的人。温晚缇,你要是还有点自知之明,就自觉的离开陆家,不要做什么嫁入豪门的美梦。”

“我要是没有自知之明呢?”

温晚缇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中年女人。

她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从十八年前到林家赎罪,一直到现在,也不愿意离开。

即便林姗姗对她打骂无数。

她对林姗姗依旧比亲生母亲还亲。

而对她这个女儿,反而跟对仇人一样。

她温晚缇从来没有享受过,姜丽梅待林姗姗那种温柔‘母爱’。

一个从未真正爱过她的母亲,又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骂她勾引男人,嫁入豪门?

“你没有自知之明,那到时丢脸的还是你自己。”

姜丽梅甩开温晚缇的手,继续骂道,“你只不过是陆少的玩物,他真正喜欢的,只有姗姗一个人。难道你不知道,他娶你,都是为了姗姗吗?”

温晚缇忽略心底那抹痛意,“不知道。”

“刚才我和姗姗通电话,陆少就正在医院陪着她。你嫁去陆家只会自取其辱,陆家的人是不会接受你的。”

温晚缇知道陆靳宸在陪着林姗姗。

她不许自己表现出任何的情绪来,除了嘲讽,“你那么心疼林姗姗,可以让她和陆靳宸各自离婚,再结婚在一起。”

“你……你是不肯离开陆家是吗?”

“……”

“温晚缇,你别忘了,姗姗是怎么没有妈妈的。这是我们家欠她的,你不许夺走她的幸福。”

刚转过身的温晚缇,又回头看着姜丽梅。

对峙片刻。

她唇边泛起一抹冷笑,声音凉得不带一丝温度。

“十八年前,我才五岁,你们上一辈的恩怨关我屁事,要还债要赎罪是你们的事。”

“你,你这个不孝女,你等着,我不会允许你一直留在陆家丢人现眼的。”

打开车门,温晚缇坐进车内。

无视姜丽梅的骂声,喊夏木开车。

车子上路,温晚缇就转头看着窗外。

一路无声。

直到前面开车的夏木看不过去的开口,试着解释,“少夫人,爷和林小姐,不是你想的那样。”

温晚缇收回视线,转过脸看向开车的夏木。

溢出红唇的嗓音听不出情绪,“他们是什么样,都不关我的事。不过——”

顿了下,她又补充一句,“你需要转告陆靳宸,不管他和林姗姗多相爱,都还是收敛一点好。有妇之夫和有夫之妇,若是被人抓奸在床,被打死,也太丢人了。”

夏木不自觉的脑补出那一幕,立即甩头。

“少夫人,我家爷,不是那样的人。”

温晚缇转头继续欣赏窗外倒退的景致,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