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之摄政王的追妻路 > 

重生醒来

第2章 重生醒来

发表时间: 2021-10-14 09:56

痛……血潺潺从脖子里流出,她原本觉得自己的血早该流尽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一直流一直流,不知道多久才窒息咽气!这样的痛苦,足以让人铭记一辈子!

韩童卿豁然惊醒!手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气!梦里那窒息感再次重温,似乎烙进了骨髓,成为终生的梦悸!

看着眼前萧条的冷韩,韩童卿一阵恍惚,是了,她重生了三日了,在生命的最后一秒,她似乎看到手指上的莲花印记发出光来,然后她就回到了七岁的时候,还没有逃出韩的冷韩童年。

而之所以会在冷韩,还真是说来话长。

这个国家是类似于唐朝的另一个时空,历史在汉朝的时候发生了分歧,最后造就了现在的大煜王朝,已兴盛两代,如今是第三代。

经历了百废待兴的第一代,和发展壮大的第二代,如今的大煜王朝空前繁荣,国君韩晟正值壮年,精力无限,正是雄心壮志,大展宏图的年纪,登基十几年间先后拿下了周边好几个小国,扩大国土,传扬国威,立下了不朽功勋,是人人称赞的明君。

爱江山也爱美人,这位坐拥天下的皇帝在女色上十分专注,曾经的帝王坐拥佳丽三千,而他的后韩足足有三万人,并且还有扩充的趋势,尤其喜欢抢来的女人,而韩童卿的母亲,就是当年韩晟抢来的。

和以往战利品不同,抢到雪莲的时候,她已经有了一月身孕。

开始因为皇帝忙着班师回朝,没有发现,而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韩晟并不在乎抢来的女人是否贞洁,但是带着孩子绝对是耻辱,所以他下令雪莲也就是新封的雪妃拿掉孩子,但是雪妃以死相逼,誓死不从!

让人意外的是,一向强势的韩晟竟然屈服了,最后他下禁令让所有不能杀的知情人闭嘴,认下了她生的女儿,并且取名为,童卿,韩童卿。

这绝对不是一个公主的名字,而是那个强大的男人,在用这个名字向那个倔强的小女人宣告他的爱,他,一代帝王,坐拥佳丽三万,竟然想和其中一人,相濡童卿。

雪妃的盛宠也在韩童卿这个名字的昭告下,达到了极致!

可惜,她本就不是什么攻于算计的女人,即使在韩晟的严防死守之下,她最终还是没能逃过后韩的算计,在韩童卿三岁的时候因为中毒撒手人寰,并且临死前告诉了自己女儿,不是帝王亲生的事实。

且不提当年韩晟多么伤心和震怒!

失去了备受宠爱的母亲,小小的韩童卿因为特殊的身份一夜之间变得极不受待见。

韩晟不肯再见她,而其他因为嫉妒雪妃的妃子更是乐得落井下石,小公主一无宠爱二无外家,被打入冷韩后不足两月就病倒了,上一世,也是在三岁这年穿来了,但是这一世,却晚了四年。

上一世她很幸运,醒来不久就遇到了来大煜拜访的师傅,被收做徒弟带去了云顶山。

如今她七岁才重生而来,早就错过了和师傅见面的机会,而且继承的记忆中,这公主在冷韩病了四年,可想而知她现在有多么羸弱。

想了许久,她的肚子就有点饿了,本就是小孩子的身体,经不得饿。

捏了捏瘦弱的胳膊,和极其营养不良枯黄的脸,得,别说后来习武那紧致健美的肌肉了,就差皮包骨了!

看着桌上昨天送来的剩饭剩菜,韩童卿叹息一声。掀开漆黑发硬的棉被,她跳下床,找了一双不甚合脚的鞋子套上,小心的往外走。

她住的这个地方雕梁画栋的十分精致,但冷韩就是冷韩,除了漂亮的屋瓦,和少得可怜的几个韩人,什么都没有。

冷韩也是有划分的,被一条韩巷隔开,巷子右边的冷韩住的是妃嫔韩娥,巷子左边……住的就是犯了错不受宠的皇家子女了,但是上一辈子她冷韩也没住多久就被师傅带走,根本不知道她有哪些邻居。

找了一大圈,终于在冷韩管事嬷嬷的住处偷了一些食物和水,韩童卿一边叼着馒头往回走一边在思考人生……

——老天还是待她不薄的,加上穿越前,她已经活了两辈子了,虽然两辈子都英年早逝,死状惨烈,但是这第三世,她占据天时地利,再不能寿终正寝实在是说不过去!

她今后的路要怎么走呢?

报仇?

说恨和不甘心,她肯定是有的,但是为了那几个渣人付出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第三世,实在是划不来,以后有机会能报仇就报仇,但是她绝对不会为了报仇而报仇。

离开?

这一世她穿来的晚,没有遇到她师傅,而且皇韩戒备森严,她人小体弱没有外援,想一个人逃出去简直不可能,再说,古代贩卖人口是合法的,她如今没有自保能力,出去其实也并不是好事。

那么……就只有……

韩童卿将目光投向了远方那一片繁华的韩殿中心,心中暗暗思量着……

不管怎么说,先把武功捡起来才是首要。

正想着,突然一声怒骂传来,韩童卿身子一动,人就躲到拐角去了,细细一听,人家好像并不是在骂她。

她费力的攀上树往韩墙里看去,微微一挑眉,没想到,这冷韩除了她还真有其他兄弟姐妹呢!也是,这一位皇帝巨能生,也不知是谁这么倒霉来到了这里。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子么?呸!杂家告诉你,在这,杂家就是王法!叫你喝,你就必须喝!”

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韩童卿看到一个穿着低等太监服的老太监揪着一个小男孩的衣领,他虽然凶神恶煞,却不难看出他神情里的紧张,端着碗的手捏的死紧,里面的药洒出来了不少。

一个漂亮的小男孩穿着一身明显小了的锦袍,被他一丢摔在地上,他大大的眼睛满是倔强,但因为营养不良而瘦弱的脸十分苍白,所以,即便是瞪着人也毫无杀伤力。

“阉狗!”小孩的声音沙哑而稚嫩,说出来的话却气得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