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四十好男人 > 

怀疑妻子

第1章 怀疑妻子

发表时间: 2021-10-12 09:20

“老婆,我昨天和你说过我过生日,你怎么还回来这么晚?”

看见妻子回来,陈耀祖把厨房煮好的饭菜,全部都端到桌子上,随嘴埋怨了一句。

他家祖上三代都是农民,一生没什么大本事,就是从祖上传下来一点医术,在村卫生所上班。

种了几亩田,又娶了一个二婚的女人,勉强养家糊口。

由于房子年久失修,非常破旧。

墙壁上结满了蜘蛛网,门口的台阶上到处都是青苔,一开门就有那种腐朽的味道。

尽管这些年里里外外打扫干净了,但谁心里都明白,像这种老房子,如果不重新翻新,根本住不了多久。

“临下班时,有个客户非要看车,所以耽误了会儿。”

张华凤在镇上做汽车销售,穿着一身职业装,紧绷着的包臀裙几乎完美的勾勒出了她身体的模样。

腿上包裹着黑色的丝袜,再搭配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十分高挑,看得人血脉喷张。

虽然三十多岁,但她保养的不错,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五官精致,又擅长打扮,是村里出了名的美女,所有人都羡慕陈耀祖在一无所有时,还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

“我饿了,开始吃饭吧。”

张华凤坐在饭桌旁,拿起碗筷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从进门一直到现在,她的目光丝毫没有落在陈耀祖身上。

今天是陈耀祖三十七岁生日,算是个重要的日子,况且陈耀祖昨天特意提醒过她。

“我帮你盛饭。”

陈耀祖略微有点失望。

可转念一想,自己三十七岁了还一无所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是不离不弃,足够了,不用奢望更多了。

吃完晚饭后,将近九点。

陈耀祖收拾碗筷,张华凤拿了睡衣,进入浴室。

里面很快就传来哗哗的水声,陈耀祖收拾好碗筷后,站在浴室门口。

看着浴室的玻璃门,隐约能够看见张华凤曼妙的身躯,再加上水雾朦胧,里面的女人就好似仙女一样。

她的每一个肢体动作,都撩动着陈耀祖的心。

很快,他只感觉浑身发热,口干舌燥,理智根本无法抑制那股最原始的冲动。

咯!

陈耀祖推开门,一眼就看见了张华凤的躯体,正当他准备开口说话时。

啪!

张华凤随手抓起浴室内的肥皂扔出来,慌乱之中砸到了陈耀祖的眼眶,顿时肿一片。

“你有病啊!出去!”

张华凤怒骂一声,砰的把门关上反锁。

“老婆,对不起,我……”

陈耀祖揉着自己的眼眶,在浴室门口坐了下来,内心很不是滋味。

我跟自己的老婆洗个澡,有什么不可以吗?

没过一会儿,张华凤换上宽松的睡衣,从浴室走了出来,瞥了一眼蹲在角落的陈耀祖,“我不喜欢和别人一起洗澡!”

“老婆,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

陈耀祖卑微道歉。

由于农村的夜晚,没什么娱乐活动。

两人洗完澡,乘凉后看了会儿电视,才十点多钟,就双双躺在了床上,关了灯,准备休息。

张华凤翻过身,背对着陈耀祖。

“老婆。”

陈耀祖内心依旧发热,侧躺着看向张华凤的后脑勺,把手放在她的小腿上,掀开衣服,徐徐向上摸。

嫩滑冰凉的肌肤,狠狠打击着陈耀祖的神经。

于是越来越大胆,很快就要触碰到私密部位。

“你干什么?我上了一天班很累,能不能让我好好休息。”

张华凤不耐烦的推开陈耀祖的手,挪了挪身子,尽可能让自己远离他。

陈耀祖看着她的背影,沉默不言。

那种失落的感觉,就好像头顶被浇了一盆冷水,凉到了心底。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起初刚结婚的时候,陈耀祖和张华凤几乎每周都有几次。

可最近一年多,两人在一起的次数加起来,都不超过五次!

并且张华凤每次都显得很不耐烦,很急躁,恨不得陈耀祖草草结束。

陈耀祖自己是医生,所以可以判断出来,张华凤并不是性冷淡,很有可能是其它原因导致。

难道是老婆外面有人了?

陈耀祖躺在床上,脑海中不止第一次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村里有直达镇上的班车,车程大约四十分钟。

张华凤每天六点下班,正好赶上最后一趟班车,按理说七点前应该可以到家。

但最近半年,她总是八点多,有时候接近九点才回来,由于那个时候班车停运,所以她经常打车回来。

她一个月才两千多的工资,哪里经得起常常打车回家!

不可能不可能!

一定是我想多了!

陈耀祖连连摇头,想把这种荒唐的想法,从脑海里面赶出去。

可他越是挣扎,脑海中就有越多这样的想法。

一直到深夜里,张华凤熟睡,他还是没有半点困意。

最终,陈耀祖忍受不了这种痛苦,于是静静悄悄的爬起来,拿起张华凤的手机。

看着开机密码,陈耀祖沉思片刻,先输入张华凤的生日,随后又输入自己的生日,最后输入两人的结婚纪念日。

结果,无一例外,全部显示错误。

“算了!”

陈耀祖叹了口气,将手机原封不动的放好后,蹑手蹑脚的拿出了张华凤每天上班都会带的皮包。

里面经常会放些手机充电器,口红,小镜子,购车协议等等。

可是翻着翻着,陈耀祖发现了不对劲。

张华凤的皮包里面,竟然有一串金手链。

红宝石组成链子,中间串了几个金色的小猪,虽然不是很贵,但最少价值一千多块。

仔细观察了一下金手链,明显佩戴过一段时间了。

她一个月工资才两千多块,经常打车和日常消费,几乎就要用掉她工资的三分之二,怎么可能还有钱买这样的饰品?

为什么买了又要藏起来,不敢让我知道呢?

陈耀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恨不得立马把张华凤喊醒,当面对质。

可他不敢,万一误会她,那么后果很可能是两人离婚。

三十七岁还一事无成的老男人,失去了这么漂亮的妻子,他不相信自己还能找到更加合适的女人。

“等明天再问问吧。”

陈耀祖把金手链放回去,躺回床上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