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最强大皇子 > 

辱我母妃,不行!

第2章 辱我母妃,不行!

发表时间: 2021-08-20 21:05

“我来做什么?皇兄,哦不,差点忘了,你现在可是罪人,不是大皇子了。”

赵嵩玩味一笑,居高临下的看着赵铮:“你犯下滔天大罪,不日便要被斩首,我这个做弟弟的来看看你,也是应该的吧?”

赵嵩脸上挂着毫不掩饰的笑容,显然心情极好。

话里话外,也全是落井下石的味道。

赵嵩身后的老者,此刻眉眼微抬,自始至终都没正眼看过赵铮一眼。

若是赵铮记忆不错,此人,正是当朝刑部尚书,秦学桧。

这名字,一听就不像好人!

“老三,你就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让我死?”

赵铮冷然一笑,抬头和赵嵩对视。

到了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之前的一切,必然全是唐澜和赵嵩的阴谋,设计陷害他们母子二人。

唐澜,不但是后宫之主,更是当朝镇国公之女,家世显赫。

容妃虽得皇帝宠爱,可和她相比,宛若萤火比皓月,寒鸦比凤凰。

皇后想要栽赃他们母子,简直再简单不过。

先说皇后早就视容妃为眼中钉肉中刺,自己一死,受益最大的,也正是眼前的赵嵩。

如此手段,简直卑鄙!

“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咋们毕竟兄弟一场,我好意来给你送行,你这岂不是寒了我的心?”

赵嵩摇摇头,围着赵铮踱步打量,故作心痛状。

“啧啧,堂堂一国皇子,年纪轻轻就要被砍头,可惜了,可惜了……”

呵!

赵铮鼻孔轻哼,没有回答,只是目光更冷了几分。

可惜了?这不是你一直希望看到的吗?

这赵嵩不但狠毒,还虚伪至此。

而容妃听到此话,早已急得泪流满面,一咬牙,赶紧挡在赵铮身前:“三皇子,尚书大人,此事是我一人所为,不管是扎小人、还是藏金刀黄袍,我儿都毫不知情!”

“还请尚书大人帮我秉明陛下,这些都是我做的,铮儿是无辜的,我只求速死,还请陛下念在父子情份,饶铮儿一命吧。”

“母妃,您……”赵铮脸色微变,想要说什么,却被容妃摆手阻止。

事情的真相,她也能猜到一二。

但她们母子在宫中无权无势,又怎么能斗得过皇后?

容妃早已万念俱灰,唯一放不下的,只有这一个儿子。

作为母亲,若是能给赵铮争取活着的机会,她死又何妨?

“哦?还有这种事,秦大人你怎么看?”

赵嵩目光不屑,不阴不阳的笑了一声,这才转头看向刑部尚书秦学桧。

秦学桧哪里不明白赵嵩的意思?面无表情的上前一步,正气凛然道:“哼,此事人赃并获,更是陛下亲自下旨,岂容你想变就变?你把王法置于何地?把陛下置于何地?”

不愧是刑部尚书,一开口,便是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

“更何况,你也是戴罪之身,你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

秦学桧语气斩钉截铁,毫不留情。

容妃脸色骤然惨白,身形摇摇欲坠。

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吗?

“母妃,这两人显然沉瀣一气,何必向他们求情?”

赵铮叹息一声,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无可奈何。

赵嵩本就是来看他们笑话的,向他求饶,岂不是正应了他的意?

“那倒未必,罢了!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本皇子就帮你一回!”

“真的?”容妃心头大喜,又生出一丝希望。

赵铮却皱起眉头,这赵嵩,真有这么好心?

“本皇子何时说过假话?”赵嵩玩味一笑,双腿岔开,嘴角笑容越发浓郁。

“赵铮,只要你跪下来给本皇子磕个头,再从下面钻过去,说不定本皇子心情一好,向父皇求求情,饶你一条狗命。”

果然!

此话一出,赵铮目光一沉,心里的怒火,也在不断攀升。

这赵嵩,简直无耻!

容妃更是身子一僵,心里仅存的一丝希望瞬间消散。

赵铮,毕竟也是大皇子,怎能受胯下之辱?

“三皇子,这这……要不换我来吧,我给你磕头,我来钻,只求你帮帮铮儿吧!”

容妃凄惨一笑,为了孩子,她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

赵嵩目露不屑,正要说话,赵铮却猛然站起身来!

“不可能!”

怒吼间,赵铮把容妃护在身后,对着赵嵩怒目而视。

“我不会下跪,母妃更不会!赵嵩,现在,给我滚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这家伙几次三番侮辱他们母子,若非为了大局考虑,赵铮早就动手了,又怎么会一忍再忍?

“不客气?你能把我怎么样?”

眼看赵铮居然还在嘴硬,赵嵩眼里怒火升腾,忽然俯身凑到他耳边,笑得像个十足的魔鬼。

“不跪也罢,本皇子不会勉强!不过……”

“你马上就要被打入天牢了吧?放心,五天时间,我会让人尽情的折磨你,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至于你母妃……听说她之前是戏子?啧啧,这么好的容貌,放在冷宫可惜了,不如卖到青-楼怎么样?”

“堂堂皇妃沦落风尘,生意一定挺不错吧?哈哈哈……”

说到这,赵嵩得意的放声大笑。

他这次来,就是为了狠狠的羞辱赵铮。

让其他皇子看看,这就是跟我抢太子之位的下场。

“你找死!”

然而,他笑声还未落下,忍无可忍的赵铮突然暴起。

左手控制住赵嵩的双手,右手顺势扣在他的脖子上,狠狠用力一捏。

毫无防备的赵嵩,只一瞬间便被赵铮制住。

浓浓的窒息感,让他喘不过气,身子不停挣扎,可在赵铮的力量面前,却完全无用。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经翻起了白眼,口吐白沫。

“赵铮,速速放开三皇子!”

“大胆,来人,快来人!”

突如其来的一幕,把所有人都吓到了,谁也没想到,赵铮居然会突然暴起。

秦学桧和传旨的太监惊得手忙脚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对于之前的一切,他们只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三皇子要真有什么闪失,在场所有人,都得被牵连。

就连容妃也吓得愣住,一时回不过神。

“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有种再说一遍来听听?看看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赵铮目光灼灼,眼里狠意十足。

赵嵩如何侮辱他,他都能忍。

可唯独容妃,是赵铮的逆鳞,不容亵渎。

否则,即便赵嵩是皇子,他也照杀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