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鲛珠难忘情 > 

夺嫡之争

第2章 夺嫡之争

发表时间: 2021-06-20 03:54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的东桦宫。

可能是身为皇后的体面支撑我走回来的。

回来后,我果不其然就发热了。

岸上不比水里,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会让人发热。还是小蝶忙前忙后,为我煮了绿豆汤,灌下两大碗后,我感觉好多了。

十六那天的封妃大典我称病,没出席。后来听其他的妃嫔们说,那是极风光的,蔺贵妃打扮得就像仙女下凡,和皇帝在一起,男才女貌,天生一对。

我想起他十五那天同我说的:她值得最好的。

至今没有缓过神。

日子一天一天过,眨眨眼睛,半个月就跑没了。

自从蔺贵妃入宫后,皇帝夜夜都宿在她那里。还亲自给她的宫殿取名题字,和他的曲瑞宫十分对仗,叫香曲宫。

请安的妃嫔们总习惯在我宫里说闲话,说来说去总不过蔺贵妃和皇帝两个名字。一说起他们,便不免唉声叹气,显得气氛十分沉闷。

终于,不知是谁打了个头,妃嫔们开始向我进言,让我去劝谏皇帝,总宿在蔺贵妃那里也不是个办法,要雨露均沾。

我心想我能有什么办法,皇帝也不听我的。上回去劝谏仪制便被推回来了,这回说什么也不管,于是便推了。

但一次两次还好,却拗不过妃嫔们几次三番,轮流换人请命这种法子。

正当我蠢蠢欲动时,蔺贵妃先上门来了。

那身嫩黄色的纱裙,穿在她身上,直把她衬得像个仙女。虽然满脸病气,但那通身的气度,我同她一比,大概就是个玩泥巴的大丫头。

难怪皇帝说她值得最好的。

当时我便想,若是我,也愿意摘星星给她。

但只一点,令我有些惊讶,她这张脸,长得与我有七八分像。

蔺贵妃弱柳扶风,她的侍女搀着她往东桦宫里走。

我连忙往旁边让了让,生怕冲撞了她这个病秧子,惹得皇帝的心上人香消玉殒。

她在花厅坐下。

我心想她真是有眼光。

这里可是整个东桦宫风景最好的地方,我花心思布置了好久。

这么有眼光的人,可不能随意慢待了。

正想让小蝶撤下原来的茶水,换上我精心制成的花茶。

贵妃却虚弱摆手:“让旁人都下去吧。”

小蝶的动作一顿,诧异抬起头。

我也很奇怪,心想她能找我说什么悄悄话,总不能怪罪我没去封妃大典吧?

不过还是顺着她的心愿,屏退了众人,只留下我们两个在花厅。

“皇后,是帝阿吧?”

我端起杯盏的动作一顿,闻言立刻抬头,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却见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仿佛只是随口一提。

记起来皇帝曾与我说过的,她的父亲是个权臣,便恍然了。

想必她打听这些也不是很难。

毕竟宫里也不是密实得跟铁桶一样,总还有些透气的地方。

发现我也没什么反应,她轻轻笑了笑,用杯盖拂去茶沫:“你定是以为我是借助父亲的力量才知道这个消息的罢?那可能让你失望了,是陛下同我说的。”

我愣住了,觉得这个消息真是难以置信。

没想到,她见我这样,竟然抬手遮住嘴,笑得花枝乱颤。

“竟真是鲛人?那岂不是一条鱼,鱼倒成了皇后,说出去就是个笑话!”

我松了手,杯盖“啪”得落在杯座上,发出一声脆响。

皇后都是笑话,那你岂不是连个笑话都不是?

我觉得这个谈话真是索然无味。

蔺贵妃摆明了就是来取笑我的。

不过她有这个资本,皇帝就是她最大的靠山。

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未免有些难受。

也说不上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大概就像有谁狠狠攥着我的心一样,又压抑又疼痛。

贵妃对我的难受一无所觉,还在往我心口上撒刀子。

“听陛下说,你曾向他谏言,说封妃典礼铺张太过,我配不上?”

“那是规矩......”

“规矩?”蔺贵妃轻轻笑了笑,眉眼间带着几分轻视:“我同陛下青梅竹马,从小一块长大。夺嫡之争,是我一路陪着他走过来,我们是患难之下见真情。你个半路出来的皇后算什么?”

你,患难?真情?

我想起至今皇帝脖子上还挂着的鲛珠,心想你要都是患难真情,那我得是什么?

蔺贵妃还在喋喋不休地回忆她和皇帝的往事。

我是没耐心再听下去,挥手赶人:“病人不如就好好在宫里养病吧,别出来乱蹦哒,连累无关的人可就不大好了。”

我自觉这句话还是很委婉的,不至于会伤人的程度。

但没想到,蔺贵妃听完后,却呆愣了几瞬。

我疑惑看她,惊讶地发现她眼里隐隐有了一些泪迹。

这人竟被我说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