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逆袭狂婿 > 

我回来了

第2章 我回来了

发表时间: 2021-04-23 18:54

“慎家?东川慎家?你是说,商业大赛幕后真正的主办方,东川慎家?”

“是东川慎家,也就是你的家。当年,你爸爸慎启鸣继承慎家家主,带着你的母亲颜凝,和刚满七岁的你,一起出国旅行。结果谁想到,你们一家三口竟是两死一失。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没有放弃过寻找你的下落,只是……大海捞针,竟然没有得到你的半点消息……”

看着眼前满头白发的老人,慎宇哲仿佛又想起了父母尚在时的事情。父亲继承慎家家主之后,爷爷就一直周游世界,旅居各地。所以七岁的慎宇哲,对爷爷的印象并不深。只是经常听父亲母亲说话间,提起爷爷曾是在东川乃至四国都叱咤风云的人物。

遥想当年爷爷和父亲治理商界的样子,再看看如今眼前两鬓斑白的老人,和早已骨枯黄土的父亲,慎宇哲又是一阵心酸……

看到慎宇哲的神情变化,老人心里一疼,安慰道:“孩子,别伤心。好在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放心,在东川,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都是爷爷不好,让你在外面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孩子,你这几年到底是怎么过的?”

慎宇哲说了大略说了自己被养父母收留,在商业大学里跟迟可凡竞争,后来入赘林家,如今又在商业大赛上被迟家欺凌的事情。慎老爷子不等听完,便勃然大怒道:

“迟家?什么狗东西?!也配动我们慎家的人?!孩子,你放心,有爷爷在,管他是林家还是迟家,不管你想做什么,都有爷爷给你撑腰!哪怕你现在要去把迟家砸了,爷爷也亲自去给你撑场面!”

看到慎老爷子情绪激动,一旁的管家赶紧出来劝道:“老爷,如今跟少爷团聚,这是喜事呀!我们还是先带少爷回家吧~什么迟家林家的,解决他们都不在话下,主要看少爷想怎么玩儿。”

“对,对!”慎老爷子大笑着说道,“先回家!走,宇哲,跟爷爷回家!”

虽然跟慎老爷子也才刚见面,但也许是血缘的关系,慎宇哲在看着他的时候,内心再也没有那种空荡荡的感觉。他知道,慎老爷子的出现,意味着他以后不再是一个人,有人会关心他,惦记他,支持他。更何况,慎老爷子是慎家的家主,这就意味是,自己将不再是那个被世人嘲笑欺辱的上门女婿,谁能想到曾经寄人篱下的废物,摇身一变成了掌控东川所有世家经济命脉的人呢?

慎家老宅。

慎家老宅位于东川市的西山上。西山山脚下有个别墅群,以环境清幽、私密性强著称,是东川市最贵最豪华的别墅群。叱咤商界的大家族,都以能够住在西山别墅为荣。但人们不知道的是,其实在西山的半山腰处,还有一个独栋别墅——这就是慎家老宅了。宅院远离尘嚣,外围以林木做障,层层的林木之内是一圈宽宽的绕山溪。溪水内侧铺着大片自然生长的草地,再往内数里,是人工栽种区,和一大幢古朴的房子。西山与山脚的别墅群都是慎家的私产。山脚别墅群与慎家老宅的出行道路方向完全相背,再加上层层叠叠的天然屏障,所以从没有人知道,慎家老宅到底在什么地方。

慎宇哲走进老宅,只觉得铺面而来一种大道至简的感觉。原本以为,慎家既为东川首富,别墅装潢自然是堆满金银般的奢华。没想到这老宅之内,大多数都是朴而不拙的罕物。客厅挑高足有三层楼的高度,古色的旋转步梯连接上下,阔朗大气。客厅中摆着几件古玩珍宝,慎宇哲只一打眼,便知道那是几百年前的真品。其中有几件,在前些年的拍卖会上曾经出现过,迟家和林家也曾经一起竞拍过,后来竞拍价格被一个匿名抬到3个亿。没想到,竟是被爷爷买了来。

顺着一众古玩走下去,突然,慎宇哲看到了一把小巧锋利的短刀。

“这是……”慎宇哲好奇又震惊地拿起短刀,“古迹圣手的易韧刀?”

慎老爷子看到慎宇哲对这把短刀爱不释手:“没错,是古迹圣手的那把小破刀。说是锋利无比,来来来,拿去削水果试试。”

慎宇哲抽了抽嘴角。古迹圣手的东西,整个东川没有人不想得到。如今爷爷3个亿高价拍来的珍宝,竟是买回来为了削水果的吗~

“孩子,愣着干嘛,快过来坐呀!”

“哲哲,你的身份身份暂时不想对外公布,这没什么问题,但继承人的特权我要移交给你。”慎老爷子说着,向身后的管家点头示意了一下,管家立刻叫来十几个身着正装十分干练严肃的人。

“这些都是一直跟着我的心腹,他们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精通各项事务。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交给他们去做,几乎没有他们办不到的。”

管家又亲自带上一个青年来,慎老爷子对慎宇哲说道:

“这是程子安,是管家老程的儿子,以后就让他跟着你吧。”

慎宇哲点了点头,说了声好,又扫视一周,大略记了记每个人的脸长什么样。了解完继承人的特权,又陪着慎老爷子吃了饭,慎宇哲带着程子安便离开了慎家老宅。

慎宇哲坐在加长林肯上,心里只觉得恍如隔世。曾经自己一无所有,没想到自己一下就变成了第一首富家里的少爷。不限额的黑金银行卡、东川商界所有店铺的VIP金卡、象征慎家身份的徽章、名车豪宅的钥匙……更重要的,拥有了真正心疼自己,多年来一直在寻找自己的爷爷……自己终于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商界,我回来了。

突然,慎宇哲的电话响起。是吴玉贞。

“慎宇哲!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去匿名参加商业大赛?!你知道不知道这是迟家举办的商业大赛?!你自己丢人还不够,又要让我们林家跟着你一起丢脸吗?!”

吴玉贞的骂声使慎宇哲迅速清醒过来。他环视了车内的一切,又转头看了看慎家老宅。过去与现在皆是真实发生的,只是,自己再也不会怕了。

慎宇哲一言未发,挂掉了电话,然后淡淡说了一句:

“去林家。”

坐在林肯车舒服的真皮座椅里,慎宇哲吩咐了子安几句话,随后便闭目养神,嘴角唯扬。好戏,马上就要开场了。

慎宇哲让司机把车停在了林家的盲区内。进门之前,他整理了一下情绪,仿佛又变成了那个废物女婿。

推开门,林振雄、吴玉贞都在前厅,不知在说些什么。看到慎宇哲进门,全部冷眼扫射过来。吴玉贞撇撇嘴,率先开口:

“呦!回来啦!脸都丢够了吗?”

慎宇哲低着头只顾换鞋,不置一词。

看到慎宇哲不说话,吴玉贞还以为他是因为输了商业大赛,不敢开口,气势更加嚣张:

“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东西!以前穷小子一个,不自量力地跟可凡比也就算了。现在到了咱们林家,你又敢去参加比赛了!你以为我们林家是你的后台吗?”

慎宇哲依旧不说话,换好鞋子准备回房间。

“站住!”

慎宇哲回头,直视林振雄:“岳丈大人,有何吩咐?”

林振雄道:“慎宇哲,你当年入赘我林家的时候,可是白纸黑字签了条约的。明明白白地说明了,结婚之后,你不能从事任何跟商业有关的活动。如今你自掘坟墓,还有什么话可说?”

慎宇哲满笑着问:“那岳丈大人想怎么样呢?”

“离婚!”林振雄几乎是带着威胁的语气说出这两个字的。

听到离婚两个字,吴玉贞的精神又来了:“慎宇哲,我告诉你,这次是你自己违背了婚前跳跃。识相的,签了离婚协议,今天就搬走吧。”

“今天?”慎宇哲怒极反笑,“你是说今天签了离婚协议就搬走?”

“怎么?你已经耽误雪伊这么多年了,还要再害她吗?我们雪伊是造了什么孽了,我从小精心地培养她,是为了让她嫁入豪门的!不是来配你这个穷小子的!”

“我倒是很想问问,”慎宇哲饶有兴致地说道,“既然这么看不上我,那当初你们为什么要同意我们结婚?”

“要不是迟家……”

“玉贞!”

林振雄制止了吴玉贞的话,转头对慎宇哲说:“事已至此,你就不要再赖在林家了。我林家这么多年因为你已经受够白眼了。去跟雪伊签了离婚协议,今天就搬走吧。”

慎宇哲懒得再跟他们纠缠下去,转身上楼。他的脑子里始终在回想着吴玉贞的那句话:

“要不是迟家……”

迟家……迟家怎么了?

林雪伊的房门常年关着,即使她不在家,也让用人锁好门,为的就是防慎宇哲。今天这门却破天荒的开着,慎宇哲知道,林雪伊这是在等着自己……等着自己来跟她签离婚协议。

想到这里,慎宇哲觉得自己一阵好笑。自己在一无所有的时候,曾为了眼前这个女人放弃后商业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现在,自己恢复身份,拥有了这个女人渴求的一切,她却要跟自己拜拜了。不知道林雪伊知道自己身份的那一天,到底会是个什么表情。

林雪伊看到慎宇哲进来,几乎没有一秒犹豫地,把离婚协议甩到了他面前:

“慎宇哲,签了吧。对你我都好。”

慎宇哲微微冷笑:“要是我不签呢?”

林雪伊的秀眉挤到一处:“不签?你有什么资格拒绝?别忘了当初结婚时你签的那份契约!说白了,你不过是一纸契约把自己卖到我林家来的。慎宇哲,这么多年了,我看见你就恶心!”

“离婚协议我会签的,但是不是今天。”慎宇哲平静地说道,“10天后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你还记得吗?”

林雪伊厌恶地抬头,沉默不言,很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10天后,天祺餐厅。你带着离婚协议去,我会在那里签字。”

“你可别想给我耍什么花样。如果你不去,休怪我不客气。”

天祺餐厅是东川市有名的私人订制餐厅,贵宾在餐厅持卡消费。而天祺的VIP卡在整个东川市不超过100张。能来到天祺餐厅用饭的人,非富即贵。这是慎宇哲和林雪伊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地点是林雪伊选的,当时慎宇哲还是个一心思慕林雪伊的穷小子,他只知道天祺餐厅很贵,却不知道这里不是随便谁都能进的来的。

林雪伊诧异到惊掉下巴!现在林家都拿不到这种卡,这小子怎么拿到的?

难道他……巴结上什么贵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