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世纪第一暖婚 > 

家族产业

第2章 家族产业

发表时间: 2021-04-23 10:09

封少竟然也有一家酒吧?

那样的人也会来酒吧消遣?还是单纯的家族产业?

裴施语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高。

叶沛灵也思考了一下,最后道:“谁知道呢?哈哈,说不准封少也会来这里跟他的朋友们小聚一下呢?”

反正既然这是封少的地盘,自然不需要担心安全的问题了。

她跟上了叶沛灵的脚步,走入了酒吧。

那一瞬间,整个酒吧都安静了一刹那。

端酒的侍者正好从她们身侧走过,直接一头撞上了前面的吧台……

“哗啦……”

酒杯酒盏碎了一地。

白夜,某个豪华房间内。

封擎苍目不斜视盯着监视屏,指尖在扶手上轻叩着。

这么专注……

师炎简直怀疑监视屏里下一刻就会发生警匪枪战,他忍不住坐直,好奇得很,凑过来看了一眼:“到底有什么好看啊?你封少的地盘,难道还有谁敢闹事不成?”

满墙壁的剪视频,没有一个有异样。

就在他要收回自己目光的时候,突然看见了大门口的两个女人,一出场惊艳了一众客人。

“哇喔,这两个女人长得不错啊!你家的服务生也太没定力了。这一盘子酒够他一个月白干的了吧。”

“……”

封擎苍没搭话,目光扫了过来,冷然淡漠。

师炎浑身跟着一凉!

这情况不对劲啊。

老大竟然对着女人看?

“啧……”

他心里一动,仔细打量监视屏里的两个女人,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老大,你对这两个女人感兴趣?是这个清纯的还是艳丽的?还是都喜欢?”

“你是不是不知道怎么下手?交给我啊,我保证把她们都……”

“回去。”声音冰冷低沉。

封擎苍淡漠的眸子里掠过了那么一分嫌弃,却没在他身上停留多少,依旧回头去看屏幕,而后,眉头微微皱起。

“我这里有瑶瑶的电话,她应该有空陪你聊聊。”

封擎苍却不容他看戏,淡淡开口,话语里藏着威胁。

听到‘瑶瑶’这两个字,就如同中了魔咒,师炎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一来就上大杀器,还有没有兄弟情了!

“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一件急事要处理,老大,下次咱们再聚!"

———

酒吧角落里。

叶沛灵与裴施语坐在一起。

“啧啧,你看见刚才那些人的反应了吗?这证明啊,我们家裴裴的魅力无人能挡!”

看着叶沛灵狡黠的模样,裴施语默默地摇了摇头,不管过了多长时间,这个女人最在意的还是她的容貌,以及影响力。

伸出纤细的手端了一杯酒,也慢慢地喝了一口,微醺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美妙了。

裴施语微笑举杯:“Cheers,为了美好的明天。”

“Cheers。”

裴施语一笑,举杯与她相碰。

“叮。”

一声轻响,酒液被灯光晃着,色彩迷离,在杯中摇曳。

裴施语晃了晃手中的空杯,便伸出左手去,想要再拿一瓶酒来。

没想到,才一伸出手,叶沛灵眼尖,忽然看见了她左手虎口的位置:“咦,这是什么?”

裴施语左手虎口上,原本纤细光滑的手指上竟然有着一条细长的纹身,通体为绿色,藤蔓的形状,只有最中心有着一点红,被藤蔓缠绕着。

细细的绿色藤条一直蔓延到食指尖。

“你什么时候纹的纹身啊?真不错,回头把那家店铺介绍给我啊。”

裴施语抽不回自己的手,开口时有一种奇异的局促:“嗯,没问题。”

见叶沛灵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嘴上还不停的嘟囔自己要去上厕所,裴施语松了一口气。

纹身的来历很诡异,并不是纹上去的,是自己跳到她的手上印上去的。

她抚摸着自己的纹身,似乎还能感受到中间红心在跳动。

她不能对任何人说出它的来历。

两个美人自从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目光,两人躲在角落喝酒,自然没人敢去打扰,现在好不容易走了一个,在场的男人们开始了蠢蠢欲动。

“美女,来相逢即是缘,喝一杯?”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举着酒杯走了过来,装模作样的问道。

“抱歉,这位先生。”

一晚上已经有好几个人想要和她们搭话,她从一开始的诧异到坦然再到现在的漠视。

男人并没有因此离开,而是坐了下来,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这股难闻的气息让人作呕。

裴施语微蹙眉,不自在的往一旁挪,可对方并不打算放过她,转眼间嘴唇都已经靠到了她的耳边,旁边就是墙壁,实在是让人避无可避。

“先生,自重。”

“来这里的,哪个不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思,你别这么放不开啊。”

酒精是打开欲望之门的钥匙,忽闪忽闪的灯光更是给了男人底气,一双大手很快就抚摸上了裴施语的大腿,在光滑的皮肤上不停的摩擦……

“啪。”

“……”

男人的脸上火辣辣的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这女人竟然敢打他!

一把将裴施语拽住扔在到沙发上,身体压了上去,不去理会身下女人的挣扎。

“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的贱人,装什么冰清玉洁!”

男人一边说,一边粗鲁的撕扯着裴施语的衣服。

“滚开,放开我!”

“救命!快来人啊……”裴施语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绝望。

咚咚咚——

木制隔断突然被敲响,两人齐抬头,手中的动作猛的一滞,裴施语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

一个男人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前,眼神冷漠高傲。

“请你们出去,封少觉得你们太吵了。”

“封、封少?封少今天也在?”

听到封少大名,男人的浑浊的脑袋也清醒了不少,整个人好像掉进了冰窟窿里。

突然出现的男人戴着金丝眼镜,淡漠的眼眸藏在薄薄的镜片后,西装革履,一丝不苟。

没有带任何感情的陈述:“封少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

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淡淡扫了裴施语一眼,转身就离开了。

到了门口却微微福身:“封少。”

“嗯,把那个男人的资料送到我的办公室,手,废了。”封擎苍墨绿色的眸子里翻滚着怒气,他已经忍了很久了。

他透过玻璃窗朝着里面看去,里面的女人再也没有一开始的坚强,反而双手报胸,坐在那里低头啜泣,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脚也废了!“

“是。“

男人吓得跌跌撞撞走出来,正巧在门口看见。耳边是封擎苍对他的审判,他浑身瘫软在地上,突然好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似的,急急忙忙扑倒了封擎苍的脚边,“封少,封少,我知道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这是你的人。“

封擎苍仅仅是收回了自己的脚,把手帕拿出来轻轻擦了擦男人鞥过得地方,抬脚离开。

留给男人的只有一方丝帕。

裴施语经过这么一茬,正好抬头看见叶沛灵回来,不敢再耽搁,抓起包就往外走。

“怎么了?”叶沛灵见她情绪不对,疑惑道。

她怕好友担心,摇了摇头:“我刚喝多了有点难受,我们赶紧回去吧。”

一路上裴施语都没有说话,闭上眼依偎在好友身上佯作睡着了,喝多了的叶沛灵也就没有发觉什么。

路很长,她的紧张惶恐情绪,在时间的消磨和酒精的作用下渐渐淡去。

她们不知道的是,有一辆黑色轿车在跟着在后面。

两人回到家上了楼,打开房间的灯,等了一会轿车才离去。

————

“嘶——头好痛。”裴施语从床上坐起来,捧着自己的脑袋,眉头紧皱。

宿醉的感觉并不好受,尤其对于第一次喝酒的人来说。

“唔,你醒啦,几点了?”

叶沛灵被吵醒,闭着眼摸索床头柜上的闹钟,睁眼一看直接趴下了。

“我晕,现在才六点!赶紧再睡一会。”说完不管不顾,继续蒙头大睡。

习惯早起的裴施语却怎么都睡不着了,干脆爬了起来,洗漱完毕这才觉得脑袋没那么难受了。

她想要到厨房去做点营养早餐,结果被杂乱不堪的房间给惊住了。

房子里乱七八糟,到处都堆满了东西,垃圾到处都是,根本无处下脚,整个屋子跟狂风过境了似的。

昨天她回到这里已经非常疲惫,而且喝多了神志有些不清楚,也就没注意,现在着实被吓到了。

叶沛灵从来都是光鲜亮丽的,哪里想到家里会这么邋遢。

翻山越岭打开冰箱,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些面膜和一个烂了的西红柿。

她二话不说,卷起袖子开始动手收拾。

这么多年她一直照顾乔祁的起居,虽然有帮佣,但很多事都是自己做的。

做家务对于她来说小菜一碟。

等屋子里基本可以看了,她才终于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