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世纪第一暖婚 > 

离婚了,净身出户

第1章 离婚了,净身出户

发表时间: 2021-04-23 10:09

“小语,绵绵怀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和孩子的母亲不能没有合法的身份。”

“我并不是真的要和你离婚,我没有忘记和叔叔的约定,我们只是在法律上和你解除婚姻关系,私底下依然是夫妻,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

“你不是最疼绵绵吗?一直担心她以后出嫁了会被欺负,现在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会好好待她,你还可以帮她带孩子。”

“现在我们三个人,还有绵绵肚子里的宝宝,以后就是一家人,永远不分开。”

裴施语从来不知道有人可以把恶心的话,说得这么动听。

这就是她花了八年爱着的男人,虚伪、无耻。

偏偏,她和自己的妹妹全都为他沦陷。

“我喜欢祁哥哥,他也喜欢我,要不是爸爸非要他娶你,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我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可爸爸却把一切都给了你,你夺走了我的爸爸,你现在还要夺走我孩子的爸爸吗?”

……

原来,自己才是那个有罪的人吗。

裴施语苦笑,她的妹妹酒驾撞人逃逸,是她为了不让她因此毁了星途,挺身出去顶罪。

监狱从来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她在里面熬了大半年,重获自由的喜悦,还没有说出口,就被猛地泼了一盆冷水。

走进家门,她从来没有看到过乔祁这样的眼神,宠溺、深情,好像对方就是他的全世界。

那一瞬间,她什么都明白了。

妹妹和丈夫一起背叛了她。

裴施语觉得自己有些傻。

花了这么多时间和力气,她才明白——

不管多么努力,一个对你没有感情的人,不可能会爱上你,卑微的乞求只会让自己更可怜。

勉强在一起,除了自取其辱没有任何意义。

她漫无目的的在街道游走,却又不知道何去何从。

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一声又一声不肯放弃。

“你在哪里!把地址给我发过来,在原地待着不准动!”

电话刚接起,叶沛灵清脆的声音就噼里啪啦砸了过来。

裴施语心底涌起暖意,将地址定位发了过去。

叶沛灵只丢了一句‘等着’就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一辆鲜红色的跑车来到她的面前,走出了一个光彩夺目的女人。

二话不说直接将裴施语拉上车,脸色很不好。

“你和姓乔的离婚了?”

裴施语身体微微一颤,点了点头。

“离得好!他根本配不上你,平时对你不好,现在竟然还跟自己的小姨子勾搭在一起,这种男人真是看见就够了。”

看到裴施语的脸色不好,叶沛灵连忙转移话题。

“不管怎么样,你离开是一件好事,没必要跟这么个恶心玩意死磕,一会我们必须吃大餐庆贺。”

裴施语嘴角微微一扯,硬生生挤出来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叶沛灵翻了个白眼,“行了,不想笑就别笑,丑死了。”

“这次你可别犯糊涂,既然放手了千万别回头。”

“还有你那个妹妹……算了,我不说了,总之以后离这群人远点。”

裴施语沉默了一会。

从包里掏自己的离婚证书:“放心吧,这个证可就是血淋淋的教训。”

“你……”

她竟然做出了这么果断的决定?居然这么快。

裴施语淡淡地一笑。

她也知道,当初像是牛皮糖一样粘着乔祁的人,这次走得这么洒脱,多少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裴施语顶着叶沛灵那震惊的目光耸了耸肩,道:“我想通了。”

叶沛灵盯着裴施语的脸看了好久,直到确定她说的是真的,这才彻底的高兴了起来。

“天哪,双喜临门!”叶沛灵高声欢呼,“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一会去吃大餐庆祝,今天晚上必须不醉不归!”

“好啊。”

裴施语抿着嘴唇笑起来。

这些年,她为了乔祁,几乎没有自己生活,生活的全部就是围绕着乔祁一个人。

只有叶沛灵,一直在她身边,让她知道她并没有被这个世界抛下。

红色的跑车在路上飞驰,后方,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慢慢跟着。

很快,跑车抵达了一小区楼下。

黑色轿车内,司机连忙道:“封少,她们下车了。”

“……”

后座的男人暂时没有说话。

司机久久没有听到他回答,不由有些疑惑,便悄悄透过后视镜看去。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端坐于后座。

沉默的黑色,带着一种让人害怕的厚重,那平整的枪驳领,则带着如他行事手腕一般的凌厉。

俊脸线条如刀削,黑眸森冷如深潭。

看上去十分低调,周身的气质却让人不能忽视。一股上位者的气息蔓延开来,压的人有些喘不过来气。

“笃、笃。”

修长的左手食指,轻轻地在扶手上点了点,有沉闷而令人心惊的声响。

他的目光,投落在车窗外。

前面那一辆红色的跑车已经停在楼下,下车的两个人已经结伴进了大厦,那一道恬淡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他视线里。

“走吧。”

他收回目光,淡淡地说了一句,嗓音低沉,却透着一种不容置疑的确定。

司机从后视镜里,瞥见了他寒潭般的目光,顿时一个激灵。

只是……

“那……去哪?”

“公司。”

“封、封少,我们不跟了?”

司机显得有些震惊,刚刚可是听说这位推掉了上亿的生意出现在这里,这就要回去了?

封擎苍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轰……”

引擎轰鸣,线条流畅的轿车,就这样一闪而逝,朝着长街的另一头飞逝而去,

A市,最有名的造型会所STK,富丽堂皇,灯光明亮,就连那光滑的地板都像是镶嵌着金子。

叶沛灵如穿花蝴蝶,带着裴施语熟门熟路的做了安排。

……

“林经理,麻烦带她做个全套,我买单啊!”

“梅姐,最新款的那个高定,从头到脚,给我来一套啊。就我身边这妞的尺寸,你看好了!”

“铭哥,上次存在你这的酒,帮我醒一下,一会儿我陪裴裴喝两杯,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在裴施语快要饿得两眼发黑的时候,叶沛灵忙碌的一切终于结束了。

牵着她的手,把她带到镜子前面。

所有人都惊呆了,流露出来了惊艳。——

精致的高定女装包裹下,露出的两条长腿,又白又直;明艳俏丽的妆容,一下将她的五官点亮。

她整个人如同滴着露珠的百合花,清雅中带着些俏皮。偏又带着三分淡淡的忧郁,更显得与众不同。

顾盼之间,简直熠熠生辉!

“我的天哪……”

叶沛灵都要惊呆了。

裴施语看着镜中的自己,只觉得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是不是不太合适啊……我、我还是回去换掉吧。”

叶沛灵一把将她拽住,掰着她的肩膀强硬的让她看向镜中的人,十分严肃地告诉她:“裴施语,你给我听清楚了,那个渣男你已经抛弃掉了。现在这个你才是最真实的你。你给我好好想想,你以前是什么样子,在他身边又是什么鬼样?”

不可否认,叶沛灵很对。

男人都是视觉性动物,谁不爱妖艳贱货?

他们嘴里说的,和心里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裴绵绵的美丽和张扬,不就轻易的吸引了乔祁的注意吗?

她忽然嘲讽地勾了唇角。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打量了一下,忽然就露出笑容来:“你这样说,我忽然也觉得不错……”

“这就对了!”

等裴施语跟着叶沛灵来到预定的地方,整个人都愣住了,她从来都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你带我来酒吧啊?”裴施语弱弱开口。

叶沛灵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这是什么表情,真以为所有酒吧都是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啊,我有那么不靠谱吗。”

是酒吧,名字叫“白夜”。

一个很有味道的名字。

里面并没有裴施语想的那么混乱吵嚷,更像是极具格调的咖啡厅,让人看着很安心。

“怎么样,这里还不错吧?”叶沛灵得意挑眉。

“确实挺好,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这是封少的地盘,谁都不敢在这惹事。所以今晚我们就算在这烂醉如泥,也不用担心被人占便宜。”

封少,封擎苍。

这是一个对寻常人而言,遥不可及的名字,姓封的富豪有很多,权贵之家也不少,可整个A市能被称为封少的,只有一个人。

裴施语有些诧异起来:“这一位竟然还开酒吧?”

外界对他知之甚少。

对这个人,裴施语有着极为深刻的印象。

乔家和封家也有合作,只是以乔祁的地位,怎么也搭不上封少,只能和底下的人接触。

那个时候,乔祁时常在她耳边抱怨封少的高傲和神秘,眼里充满掩盖不住的羡慕。

只是没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