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重生1990陈宝 > 

我朋友挣得可是美金

第6章 我朋友挣得可是美金

发表时间: 2021-04-08 15:18

目前对陈宝来说最困难的问题,还是场地的问题。

虽说目前正处于变革的时期,有不少的厂因为制度的问题的而倒闭。

镇子上面便是有个面粉厂,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了一年多了,如今正是空置在这里。

陈宝当年还从里面拿了点铁疙瘩出来换钱买酒喝呢。

第二天一大早,陈宝就去镇上的西南角看了这个场地,越看越满意。

而且,主要是地理位置好,这地方地处镇子的出入口,外面就是大马路,若是发展起来后,出货非常的方便。

就这了,陈宝心中有了决断。

回到了家中的陈宝,开始翻箱倒柜。

没想到,这陈宝连一身正装都没有。

“难道真的要动这一千块吗?”

陈宝心中纠结的不行,毕竟让他一个有为青年花女人的钱,着实是有些过意不去。

但是目前自己什么都没有,要想开厂,肯定是需要一身行头的。

这个年代,信息不像是后世那么发达,这镇子上面,连一个大哥大都没有。

陈宝最终还是没动这笔钱。

想到建国去年刚结婚,那一套行头陈宝觉得还算是不错。

“你借我西服干什么?”

王建国看到陈宝问自己借衣服,顿时有些疑惑。

“开厂不得准备身行头吗?”

“下午你有事情不?”

陈宝接过西服,在自己的身上比划了一下,正正好好。

“上班呢。”

陈宝没等王建国反应过来。

“兄弟我都要开厂了,你还上个锤子班,下午请假,和我去办点事!”

“你那自行车我骑走了啊,等下吃过饭,我来接你!”

陈宝说完还没等王建国说话,人影都没了。

每浪费一天时间,陈宝就多一分不确定。

尤其是在九零年代,这个变革的时代。

而且现在王思哲老子的厂,现在因为体质的原因,还没有市场竞争的意识,因此在当地,只是一些固有的销路罢了。

陈宝有绝对的信心,只要自己的纽扣开起来,这另一家倒闭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不是宝哥吗?”

刚换上一身西装,准备出门的时候,就被人给拦下了。

“是你啊,柱子!”

这柱子比自己小一岁,家里条件还不错,父母都是在公家上班的,听说大伯还是县里面的领导。

想要开厂,陈宝觉得这种关系得把握好了。

“你这穿的这人五人六的去干啥去?”

柱子还是第一次看见陈宝穿的这么板正,有些好奇的问道。

“嗨,别提了!”

“有个朋友,想在这边投资个纽扣厂,你也知道,你宝哥我平时也没做过这种事情,这不搞一身行头好办事嘛!”

“这准备去看看镇子口子上的那个面粉厂呢,闲着也是闲着,这厂房是现成的。”

陈宝灵光一闪,编了一个故事说给柱子听。

“你要开厂?”

柱子眼神中透着不相信,陈宝是个什么货色他再清楚不过了。

“不是我开,我朋友开,以前我们一个村子的,在香江发展,现在赚了钱想回来建设一下家乡!”

陈宝两世为人,说话自然是滴水不露。

柱子此时有些云里雾里了。

陈宝过去对着自己只会嘿嘿嘿的一个二流子,如今穿的这么板正,说话的气质也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

这难道是真的?

毕竟这镇子上早年去香江发展的人也不少。

这陈宝这么大的变化,可能真的是有什么好事落在他头上了。

“宝哥,我早就觉得你命中注定有贵人相助,这面粉厂如今正好是我爸在负责,要不你看,我让我爸给你牵个头,怎么样?”

柱子笑眯眯的样子,显然是有什么目的。

陈宝看着柱子的眼神,心中顿时了然,这柱子是想从自己身上捞油水。

本来他是打算出去打听一下,这面粉厂的事情找谁,没想到,这人就在眼前。

“好,宝哥在这里也给你撂句话,这个事情要是办成了,宝哥肯定不会忘了你!”

陈宝给了柱子一个你懂的眼神道。

接到了建国,陈宝觉得,还差点什么,厂门口的小店给了他灵感。

“拿包烟,他付钱~”

建国此时脸都黑了,若是普通的也就算了了,这一包烟直接让他半天白干了。

“宝哥,这是要去哪?”

建国肉痛的说道。

“去租厂房,等会你就跟在我后面,我说什么你就恩,对,没错,这三句话就够了。”

“其他的话不用多说,还有这烟钱,等厂开起来就还你!”

说着二人便来到了柱子家。

“宝哥,建国怎么也是一起的?”

原本以为只有陈宝一个人在负责这个事情,但是没想到还有人。

“都是兄弟,发财自然不能忘记了!”

陈宝解释了一句。

“我中午吃饭的时候已经和我爸说了你的事情了,他下午在办公室等我们,现在过去?”

陈宝点了点头,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

柱子爸是镇子上面的主任,手中虽然没什么实权,但是这些杂七杂八的正好是在他的手里管着。

这些东西,平日里根本就没有人过问,放在手里一点价值都没有。

原本以为自己儿子只是开玩笑来说说的,但是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将人带过来了。

“李主任,您好,我是陈宝!”

专业的样子,让李想觉得眼前的年轻人似乎是不简单。

“我是李柱他爸,就是你说有个香江的朋友,要在镇子上面投资建厂?”

陈宝没想到,这么直接,都不寒暄几句的吗?

不过这也省去了不少的麻烦,毕竟言多必失。

“是的,我觉得那废弃的面粉厂挺好的,县城的厂房,不知道镇子上是想租还是想卖。”

陈宝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手指有节奏的叩击沙发扶手。

倒不是他愿意这样,而是现在自己得端着,不能让人看出来自己兜里面没钱。

“这是国家的资产,卖我做不了主,但是租还是可以的。”

“不过这租金可是不少啊,你那朋友有那个实力吗?”

陈宝笑了。

“李主任,我这朋友在香江可是和外国人打交道的,挣得那都是美金,不缺钱,你就直说,租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