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乔队大概是恋爱了吧 > 

背后说上司坏话还被捉了个现场……怎么破?

第2章 背后说上司坏话还被捉了个现场……怎么破?

发表时间: 2020-09-03 15:54

1.

林声总算如愿入了警队。

除了时不时要面对乔队的冷言冷语以外,一切都特别顺利。

毕竟她是人美心善人见人爱的超级无敌美少女!

于是周一一大早,她又很是欢快地蹦跶去了刑警大队。

“早啊,孙奇!”

“早啊,老赵!”

“早啊,小李子!”

“早……”

她一路打着招呼,推开门的时候,迎面撞到冷冰冰的瘟神,到了嘴边的话下意识卡住,笑意都僵了半秒,随后又很快缓过神来,扯了扯嘴角:“早啊,乔队。”

“早——”乔柏面无表情地横了她一眼,把手腕上的表递到她面前,“吗?”

怎么不早?距离上班时间还有两分钟。

又没迟到,难道不早吗?

不过这些天以来,她也已经习惯了这冰坨子有事没事都爱给她找点儿事的非理智不正当行为,也不想正面跟他计较。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大人不计小人过嘛!

谁让她这么大度呢!

她明明知道他此举的意思,偏偏装糊涂,一边把门再推开些,一边小心翼翼地绕过他,不等他开口,迅速往他手腕上一拍,笑:“嗯,手表不错!”说完拔腿就跑。

乔柏顿足,看着一蹦一跳离开的背影,不自觉地敛起眉心。

嚣张。

“嗨,女侠早上好!”

唐安嘴里叼着只面包出来,一眼就看到蹦蹦跳跳过来的林声,老远冲她招手:“吃早餐了没,我这儿还有面包。”

林声也不跟他客气,顺手就从他递过来的纸袋子里捏了一块塞进嘴里:“味道不错!抹茶红豆的啊,有品位!”

“嘿嘿,”唐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老实道,“乔队给的。”

林声一噎,差点就要把面包吐出来。

乔冰碴给的东西,不被毒死也得被冻死啊!

唐安见她噎住,急急忙忙又把桌上的牛奶打开递过去。

林声仰头灌了一大口,又忽然回过神来,后知后觉道:“唐安,这牛奶该不会……”

唐安笑:“也是乔队的。”

话一说完,对上林声古怪的眼神,他反应了一会儿,忽然涨红了脸提高声音,有点气急败坏道:“女侠你想什么呢。先不说我,就乔队那样儿的,还看不出来是直男吗?标准的钢铁直男好吗!”

顿了顿,他又小声补充了一句:“我有喜欢的女生。”

林声没听清,“啊”了一声。

唐安也没再说下去,而是把乔柏在某次任务中救下一个暴发户女儿,自此收获了头号小迷妹韦奕,以及小迷妹365天死缠烂打花式送早餐的事情从头到尾跟她讲了一遍。

还有人眼瞎看上乔冰碴?林声嗤笑一声。

“嗨,这妹子啊,没戏,乔队根本不喜欢吃甜食,她的早餐也就全进我们肚子里了。再说了,”唐安无奈地笑了下,“队长最讨厌她这种女生,成天打扮得跟花孔雀似的,嘻嘻哈哈蹦蹦跳跳死缠烂打……”

林声默默地看了眼自己的荧光绿外套,再反思了下乔柏对她的态度,忽然觉得膝盖有点……痛。

唐安似乎也意识到哪里不太对,抬眼上下打量她一番,疯狂摆手:“哎,不是不是,女侠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说你,你怎么能跟她比啊,啊呸!她怎么能跟你比啊?”

他解释着:“她就是个疯子,恶意卖萌装嗲,你不一样啊,你是真正的萌,漂亮又大气,温柔又淑女,武艺高强,敢于与恶势力正面斗争,唯一一个被乔队放在眼里……”全心全意想弄走的人。

“嗯?”

“我是说,你是唯一一个被乔队放在眼里的人,势均力敌,他就是觊觎你的美貌。”

求生欲很强啊,小伙子!

林声挑了挑眉。

虽然有点浮夸,但是,不得不说,忽略掉最后一句,这些话还是挺受用的,嘿嘿嘿!

“对,他就是觊觎我的美貌!”林声又咬了两口面包,特不要脸,“大概是嫉妒我太萌?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你们这个乔队啊,啧啧啧,从头到尾都透着万年寒冰的气息,这种人啊,一般内心都火热,说不定他心里其实住着个小公主——”

话没说完,大门“哐当”一声。

“小公主”正一脸冷漠地看着侃侃而谈的两个人:

“一分钟,训练场集合!”

“哈?”

唐安跟林声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来得及看见一抹透着煞气的背影。

完了完了。背后说上司坏话还被捉了个现场……怎么破?

2.

训练场上,烈日当头。

林声跟唐安火急火燎赶到场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整整齐齐在列了。

乔柏一身黑色,站在队伍最前边,脊背挺得笔直,他单手拿着只计时器,微微侧头,端正硬朗,侧脸线条流畅分明。

两个人心虚,也没敢多看队长一眼,直接老老实实地入列。

“59.6秒。”

他低头扫了眼秒表,目光不经意从林声身上略过,声音冷淡,辨不出情绪。

林声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主要今天这事吧,责任确实在她。

背后讨论别人八卦本身就已经是件不道德的事情了,她还没做好保密工作被人当场听到,这就比不道德更不道德了那么一点。

好端端的凭空搞这么一出训练,该不会就只是为了整她吧?

她这边正缩着脑袋暗戳戳胡思乱想着,旁边的李子看了眼热辣辣的太阳,抹了把额头的汗,笑了一下:“乔队,你别告诉我今天要训练啊?”

见对方没反应,他嬉笑两声讨价还价:“最近挺太平的,出任务一万次可能都没有一次需要拼命的时候,这大热天的,要不咱改天再训?”

林声偷偷留意乔柏的表情。

果不然,乔柏掀起眼皮扫了李子一眼,面无表情:“要不今天的饭也改天再吃?”

空气陡然凝固。

李子噤声,规规整整地站进队伍,四周陷入一片死寂。

“日常训练,在你那万分之一的危险时刻保命!”

乔柏从李子身上移开视线:“生死关头的时候,不是开个玩笑卖个萌就能搞定,如果有人吃不了苦……”

他顿了顿,目光不经意般掠过林声,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对上,好像突然就陷入无声的对峙,谁也不肯先退让。

半晌,他极轻微地勾了勾嘴角,明晃晃的笑意落在林声眼里莫名有点恐怖。

他略一低头,神色冷然:“趁早走人。”

这话明显就是说给她听的。

林声冷笑一声,用力抠了抠掌心。

“李子!”

“到!”

“不想训练?”

李子其实刚才也就随口打个哈哈,没想到真撞队长枪口上了,这次老实站得端端正正:“报告队长,没有。”

“好。”乔柏侧过头,在队伍里随意扫了一圈,“林声出列!”

林声:“到。”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

“擒拿格斗训练。”他侧头看她,嘴角一挑,“我看你平时挺闲的。”

得,这是要报背后议论他的仇!

也没给她开口的机会,他看向李子:“打赢她你今天就可以不用训练了。”

李子默默地看了看五大三粗的自己,再看看对面都没自己体积一半大的小姑娘,又是挠头又是皱眉,一副不忍心的样子:“这……乔队,我还是训……”

“怎么样,林声?”乔柏根本没理他,直接回头看向她,一脸“你不是很能耐吗”的样子。

她被激起了脾气,脖子一梗:“没问题!”

乔柏淡淡地“嗯”了一声,再补了一句:“如果今天训练不合格,我希望你主动申请调去后勤。”

林声蓦地抬眼,定定地看他。

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不就是存心挑事儿想把她赶出去吗?

她心里有底了,随之而来的还有被他激起的一丝薄怒,仰头同他对视良久,然后扬声咬牙:“好。”

她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又是军人家庭出身,骨子里就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这会儿也是真来了脾气,就这么抬头看着他,目光坦荡磊落,气场浑然天成,浑身上下都透着不服输的桀骜。

两个人对峙许久。

乔柏也冷眼看着她。

分明是一副纯良无害的温和模样,眼底却总透着些野生的光芒气息,五官明艳,嚣张又危险。

看着看着,他心里突然没来由地一阵烦躁。

“剩下人自行组合,”他起身别开眼,对旁边的人喊,“输了的一百个俯卧撑,开始!”

大家纷纷行动起来。

李子体格健壮,往林声旁边一站,整个儿活脱脱就是XXXL码与S码的鲜明对比。

所以不管林声接受过什么样的训练,表现再怎么优异,单凭力气这一点来说,她断然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李子不忍心,又不清楚林小妹跟队长之间有什么恩怨纠葛,于是劝着林声去服个软,又给她出主意说等会儿就来个假摔,摔个胳膊崴个脚啥的,再掉两滴眼泪,没准儿队长心一软,这事就过去了。

林声没吭声。

心一软?

不好意思,冰坨子是没有心的。

她起身比了个开始的手势,意思直接开打。

乔柏就站在不远处,背靠着单杠,看着这边的训练情况。

他承认自己是存了私心想把这位疯疯癫癫的关系户弄出去,但也不是真的只凭喜好。

警察这个工作也就听着威风,等真正遇上案子了,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遭遇危险,各种突发情况防不胜防。倒不是他对女孩子有什么偏见,只不过毕竟男女体格先天有差异,通宵蹲点查案,与各种歹徒玩命,多少男人都吃不消的工作,放到女孩子身上,更是难以应付。

根本不是这位“中二”少女想象中那么风光。

出紧急任务的事情,也不是她撒个娇卖个萌就能过去的事儿。

趁早挫挫这家伙的锐气,让她主动退出或者换岗,也总比以后真的遇到危险再后悔要好得多。

他抬眼看着训练场上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眼底带着点审视和打量,半天,皱了皱眉。

李子胜在体力,但林声身体娇小灵活。除却这些年来的训练不说,她以前也没少跟奚凯那帮弟兄对打,再加上她的那些小聪明,懂得什么时候利用身体优势巧妙卸力,什么时候可以借力打力。

几个回合下来,林声也没落下风。

李子一个粗老爷们儿,又不忍心对一小姑娘平白无故下狠手,处处放水。

所以,整体看上去,这场对打还真让林声占了上风。

“林小妹!”李子瞥见乔柏过来,往前两步假借缠臂的动作,凑过去跟她说话,“看见没,乔队过来了,你等会儿……”

林声全部注意力都在训练上,没等他把话说完,下意识一个回身反压,肩背着地,就势前滚翻,直接脱身,起身时正好撞上乔柏冷漠的眼神。

“李子。”乔柏直接移开视线,语气平淡,“一百个俯卧撑。”

李子也知道自己放水的事儿逃不过队长的法眼,二话没说挪了个地儿直接去做俯卧撑了。

“林声。”

乔柏突然回身,一把扣住她的肩膀。

林声反应迅速,单手用力下推,同时身体左转,借力脱身稳住身形,站到他对面,扬了扬下巴。

两个人视线相撞。

乔柏不自觉挑了挑嘴角,半晌,凛声道:

“跟我打。”

林声心里“咯噔”一下,真的跟这家伙打大概会被揍残废吧?可是如果拒绝正好称了他的意,她忽然灵机一动:“乔队,你这是以大欺小恃强凌弱吧?”

“你承认自己弱?”

林声没料想这货还挺会抠字眼,她知道他下一句要说什么,索性抢在他前面替他开口:“歹徒不会因为你弱就不去犯罪对吗?我知道你要说这个。”

“我跟你打,但是你不能限制我的招式,怎么样?反正跟歹徒搏斗时,也没人规定你用擒拿还是散打,降龙十八掌还是九阴白骨爪,对吧?”

乔柏被她把话堵死,正想着这家伙心里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林声已经上前一步,单脚去卡他的小腿后方,借力将人往后推。

乔柏几乎下意识地别腿错开。

林声勾了勾嘴角,就势从身后踹向他的腿弯,趁机锁住他的脖子。

乔柏也笑了下,真觉得自己高估她了。

这种手法对于力量和身高都不够的她来说根本就不占优势。

他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屈腿下蹲,低头弯腰,拽住她的手臂只要略一用力就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她立马会处于绝对的被动地位。

结果——

他拽住她手臂的瞬间,她忽然两只手臂都圈了上来。

甚至,他感觉得到身后人很明显地蹦了一下,然后两只腿也攀上来,生怕被他甩下去,她特意加大了力气,死死抱住他的脖子不撒手,整个人跟树袋熊一样挂在了他背上。

女孩子温热的呼吸蓦地落在耳边。

两个人的举动突然暧昧起来。

乔柏心里一僵,脸颊到耳尖都开始发烫。

趁他分神之际,林声猛地松手跳下来,奸诈一笑:“嘿嘿嘿!”

脱力太突然,乔柏下意识地伸手去捞,结果被她误会成压颈的动作,她弯腰躲过,反过来一手击腹别臂,瞥见他泛红的耳根,还特意耍流氓地挠了把他的腹肌。

乔柏猝不及防被摆了一道,被她反手擒住手臂。

“承让啊。”林声松开手,眼角眉梢都是狡黠的得意。

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围拢过来的一群人都开始“啪啪啪”地鼓起了掌。

卑鄙!

乔柏黑着脸直起身体,理了理被她拽脱的T恤,掌心紧攥,小臂因为用力鼓起一道道青筋,半晌咬牙:“上跑道,五公里。”

“好嘞!”

林声知道自己赢得不光彩,但好歹也算从他这里扳回一城,心情大好地冲他扮了个鬼脸,蹦跶着上了跑道。

乔柏拍了拍身上的灰,掀眼看着跑道上欢脱的背影,心里一阵烦躁,踹了脚旁边的垃圾桶,拎起地上的外套直接走人。

3.

程骆过来送报告,跟乔柏撞了个正着,刚想把东西递给乔柏直接走人,结果他却好像没看见她一样,阴沉着脸色,用力推了一把门,因为力度太大撞到墙上后又弹了回来,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程骆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

“精神鉴定结果出来了,”她把手里的资料放到办公桌上,“没有任何精神方面的问题,可以确定,之前的情绪失常自虐都是为了逃避制裁。”

乔柏回神,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又很快恢复。

“案子可以结了。”

他坐在椅子上,随手翻了两页,也不知道是在说凶手还是说别的谁,自顾自嘀咕:“就是个疯子!”

“所以说,活人可比死人复杂多了。”

程骆要笑不笑地接了句话,伸手拢了拢身上的白大褂,活动活动筋骨,在他对面坐下来。

乔柏自觉刚才有些失态,他吸一口气敛了脾气,在旁边接了杯水推过去,弯腰的时候看到她脖子后边压出来的红印。

“昨晚又在那儿过夜了?”

程骆是队里唯一的女法医,专业技术出神入化,脾气,呃……高贵冷艳,为了躲避妈妈的催婚,时不时在停尸间过夜的事情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秘密。

可惜的是,女神级别的程骆情感完全空缺。

除了乔柏以外,她极少跟人搭话。相比起交朋友或者谈恋爱,她宁愿待在停尸房里做解剖。按照她的话说,就是“死人诚实,没那么多弯弯绕绕,比活人更好相处”。

久而久之,她也就成了名副其实只可远观的“女神”。

“你真打算跟尸体这么待一辈子?”乔柏问她。

“不好吗?”程骆喝了口水,反问道。

语气坚定得不行。

乔柏有时候真不知道她到底在固执个什么劲儿。

他没来由地又想到那个疯子。

还是说,女生都是这么犟?

他掌心一收,侧过头去瞟了眼窗外。

正值中午,明晃晃的太阳刺得人眼睛生疼,外面的树叶都被晒得耷拉下来……五公里,也不知道那货有没有晒死在训练场上。

心里那股燥意又升腾起来。

“你在我这儿睡会儿!”乔柏从抽屉里拿出里间休息室的钥匙丢给她,然后大步朝外走,“我去训练场看看!”

走到一半,他又觉得莫名有点儿突兀,看到不远处正牵着一只警犬往回走的老唐。

“大黑,”乔柏收住脚步,单膝着地蹲下身,“过来!”

老唐笑,两个人老远打了个招呼,然后他低头解开牵引绳,一只立起来能有半人高的黑色警犬立马狂奔过来,然后叼着牵引绳递到乔柏手上。

乔柏摸了摸大黑的脑袋,起身往前边走。

训练场上。

林声跑得还挺嗨,她来这里没多久,但是性子活泼跳脱,跟大家关系都搞得不错,今天摆了乔柏的那一道更是让大家叹为观止。

这会儿被罚跑,前前后后竟然还跟了几个迷弟陪跑。李子本来就觉得自己耍小心思害了林声,心里内疚,更是鞍前马后递了毛巾又送水。

训练场上一堆人都凑在她跟前。

这阵仗,知道的是罚跑,不知道的还以为皇帝要出巡了呢!

他早就该猜到,这家伙笼络人心的手段多着呢,小小年纪跟个邪教头子似的。

林声没留意到身后的视线,顺着跑道一圈一圈继续跑着,时不时抬手擦一把额角的汗。有人看不下去,还试着劝她偷个懒休息一下,她喘着粗气直接拒绝。

她这人是善用小聪明,但今天跟乔柏对打的事,也确实用了不光彩的手段,认罚。

太阳暴晒。

乔柏看着跑道上的影子,收回视线敛了神,很浅淡地弯了弯嘴角。

手里的大黑却忽然激动地吠了一声,朝林声的方向冲了过去。

“大黑!”乔柏冷喝一声,下意识地追过去拽牵引绳。

林声只听见狗吠,再一抬头,一道黑影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过来。

由于大黑出现得实在太突然,大家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林声本能地“啊”了一声就已经被扑倒在地。

乔柏想到她平时嚣张的样子,再看到她现在被吓到,也知道大黑不会真的攻击她,想着能借机吓吓她,给她一点教训,心里忽然莫名有些畅快起来。

他刻意收了步子,背着手不急不缓地走过去。

林声半躺在地上,被大黑的热情搞了个措手不及,又是用爪子拍又是用舌头舔的,她本来也累得不行,索性就这么赖在地上瘫了会儿。

顿了会儿,一睁眼才看见站在旁边似笑非笑的乔柏。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翻了个身从狗爪子下爬起来,一下一下摸着大黑的脑袋,大黑也收敛了点儿刚才的热情,蹭着她的膝盖任她给自己顺毛。

“怎么样乔队?”她看也不看他一眼,“看我被吓到很爽吗?用大狗欺负小女生很有成就感?”

乔柏:“……”

“真乖。”她起身摸了摸大黑的脑袋,然后从旁边拎了一瓶水喝了两口,“以前听说狗永远是狗,人就不一定,今天还真是见识了,有个词叫什么冠什么兽来着?”

“衣冠禽兽!”李子脱口而出抢答。

乔柏转过头冷冷地看了李子一眼,他立马又闭上嘴。

“李子你很厉害嘛!”林声冲他笑了下,然后转头直接往训练场出口处走,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乔队利用警犬恐吓队员,剩下的两圈就抵啦,拜拜!”

李子等人相互交换了个眼神,也没敢看自家老大的脸色,相互推搡着迅速撤离现场。

乔柏扫了眼他们,再看看远处蹦蹦跳跳的背影,脸色阴沉得厉害。

成!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