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她是小温暖 > 

晚风浮动

第1章 晚风浮动

发表时间: 2020-07-31 15:13

晚风浮动,空气中残留一丝燥热,风撩起窗帘,窗台上的盆栽将夕阳的一束光线一分为二。

清河高中建校三十年,难得举行一次校庆。学校很看重,要求每个新生班级出几个节目。

正是晚自习的时间,教室里大部分人都去排练了,零零散散只剩下一小拨人在教室,有些人在窃窃私语,有些人在埋头认真地刷题。

许轻刷不进题,被窗外操场上一帮跳绳的女生吸引。

一下,两下,三下……哎呀,绊住了。

“你看什么呢?”

许轻闻言回头,看见程瑶正啃着绿豆冰棍进来。

“给你带的。”程瑶将另一支递给她。

“你不用去排练吗?”许轻撕开冰棍的包装,侧目看着程瑶。

程瑶摇头:“我刚才去了,练舞教室人太多了。反正我是跳独舞,不用和别人一起排练,何必和她们抢那一亩三分地呢。”

她舔了舔冰棍,继续说:“明天是周末,我在舞蹈补习班那儿约了空余时间用一会儿舞蹈教室,你有空的话就陪我一起去吧。”

许轻答应:“嗯,你到时候打电话给我吧。”

程瑶随后想起什么,问:“你真打算一个节目都不报了?”

清河镇就一所高中,清河高中建校三十年,镇上和乡下的学生全聚集在这所学校,举办周年庆典对于学生们来说是一次难得的盛典,所有人都希望借此展现自己,班级里有点才艺的都参加了,趁着自习课都会去排练。

“你觉得我能表演什么节目?”许轻看着她,很认真地问。

“嗯,我觉得你……”程瑶还真的很认真地想了一下。

跳舞吗?肢体僵硬。

唱歌吗?五音不全。

“你就把你最擅长的本事拿出来。”程瑶一本正经地说。

许轻笑:“我最擅长的是画画,难道要我当着全校几千师生的面,坐在舞台上,对着一张纸画画吗?”

程瑶认真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许轻坐在舞台上,对着画板,拿着铅笔,一脸认真地画素描……那画面还真不能看。

程瑶总算舔完了一支雪糕,扬手轻轻一抛,雪糕棍精准地投身进了隔着两米距离的红色垃圾桶。程瑶朝许轻得意地一扬头:“好吧,你还是在台底下为我呐喊吧。”

她舔了舔嘴角残留的绿色,自信满满地说:“姐妹我这次跳的舞一定惊艳全场,你就瞧好吧。”

这得意的模样是欠揍了点,不过话倒说得并不过分。

程瑶从小学舞蹈,最开始是家里逼着让学的,后来没想到就真的喜欢上跳舞了。许轻经常陪她去舞蹈室,见过她练舞的样子,认真专注与平时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样子判若两人。许轻总是不敢相信,她这样性格的人竟会在如此辛苦的事上专注了这么多年。

远处传来金属琴弦的闷重声音,透着湿热的空气,听起来有点黏腻。

班级里不管是在交头接耳的还是在奋笔疾书的都闻声抬头,透过班级里的半扇窗户望过去,教学楼对面的柳树下,几个男生抱着吉他在拨弦。

其中一个手里抱着木吉他、穿着夏季校服的高个男生很是显眼,蓝白相间的搭配让他看上去清爽干净。距离有些远,许轻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用力拨弦的动作,与之而来的是悦耳的吉他声。

“听说这次压轴的节目是四班的。”教室里开始有了谈论声。

“是宋时啊。”其中一个女生还激动了。

宋时?许轻想了想,还真没听说过。毕竟才开学一个月,自己班上的人还没认全呢。

“宋时是谁啊?”许轻问程瑶。

程瑶说:“四班的。”随后她挑眉,带着几分八卦的味道睨过来,“他刚进校门就有高二学姐给他送情书,在我们高一年级组很有名的。”

许轻耸肩:“哦。”她向来不是八卦的人。

程瑶倒是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凑过来继续:“我和你说,这个宋时很不简单,据说家里是有门道的,他爸是……”

许轻一边听着,一边偏头看向教室外。

四班和六班就隔着一个走廊,正对着。

远处的拨弦声逐渐有了节奏,轻快悦耳的琴音回荡在校园,柳树的枝条随风轻轻摆动。许轻转过头再次看向树下,有一个白色衣角飞扬的娇丽女孩走过去,和拨动琴弦的高大少年攀谈,一个笑靥如花,一个高大俊朗,好一幅青春动人的画卷。

走廊传来高跟鞋清脆的落地声,班级里的气氛瞬间变了,窃窃私语的人瞬间抽出试卷埋头装样子。程瑶端正自己的姿势,许轻也赶紧收回拄在窗台上面的胳膊。

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嗒嗒声代表一种信号——班主任来了。

班主任刘佳是个三十多岁的数学老师,平时对学生很严格,真生气的时候连女生她都会怼,所以班级里很多同学都怕她。

刘佳走进教室,扫了一眼:“罗威,把排练的人都叫回来。”

罗威是班长,长得又黑又壮,戴着副边框的眼镜,看起来有些呆,有同学给他起外号“四眼熊”。他为人亲和,除了学习不在乎什么流言蜚语,许轻和他交流得少,但对他印象还不错。

听到班主任的话,许轻心里一紧。

之前,罗威提醒过她,校庆节目单上没有她的名字,老师可能会点她的名。虽然所报节目不一定会选中,但是每个人都要参与是刘佳一开始就摆在台面上的要求,她是个集体荣誉感特别强的人,学校三十年庆典是大事,她要求每个人都要为班级争光,做出贡献才行。

六班的同学碍于班主任,能参加节目的都报名了,哪怕就是大合唱滥竽充数也都上了,只剩下许轻一个人。

不久,罗威带着排练的同学进了教室,刘佳拉了张椅子坐下,翻看手里的两页同学们报上去的节目单。

“许轻,你的节目怎么没报上来?”

果然被点名了。

许轻握着笔,心里微微一叹气。

她站起,双手拄在桌子边沿,说:“老师,我没报节目。我……没有可以表演的节目。”

不是她不想上,而是实在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啊。大合唱也拯救不了她。

许轻抓住求生的机会,想了想,主动请缨:“但是我知道文艺委员排节目时间很紧,我可以接替她的工作,设计关于这次校庆三十周年的板报。”

班级里的文艺委员上课时间不能画板报,下课时间要排练,板报的事情迟迟没有动手,本来是打算让文艺委员少排练几天给赶出来的,现在有人自告奋勇接下这差事,当然是皆大欢喜。

刘佳立刻准了:“行,那就由你来负责板报吧。”

成功了,许轻心里松了口气。

临走时,刘佳交代:“这次校庆很难得,大家都把自己的节目排练好。不过排练归排练,你们可别趁机偷懒不学习,校庆后就是期中考,不想来办公室被我谈话的就给我好好考。”

刘佳的身影离开教室的那一瞬间,许轻想,总算逃过一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