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后,她却成了四爷的心中宝 > 

怀疑

第6章 怀疑

发表时间: 2020-07-29 13:54

“我走了之后,你……照顾好自己吧。被侧福晋难为你忍着些,别……别想不开,侍妾总归只是侍妾。”临走了,红桃倒是也不忍她出事。

叶早早只是笑,不点头,不摇头。

送走了脚步匆匆的红桃,叶早早松口气,第一战,宣告成功。

只要走了,就不会再回来。

就算是她身份再低,也不可能用一个走了再回来的人。

所以,身边总算是清净了。

“宋大娘,晚膳我去拿,咱们花几个银子,弄点好吃的吧。”叶早早心情好,就与院子里打扫的宋婆子道。

叶早早再次要侍寝,是次日。

小桂子来的时候,她梳着大辫子,正在写字。

“那就走吧。”叶早早鞋子合适,衣裳也合适。

“姑娘,您不先梳头?”小桂子诧异了。

“我不会……只能这样了。”叶早早一副尴尬的样子道。

小桂子心道得,我管你呢,失宠了算你自己的不就是了。

于是,就不说了,径自往前院去。

叶早早心里想的是,今儿又没吃晚膳。

不过,四爷没那么残忍,今儿四爷也没吃。

叶早早到了之后,四爷正坐在桌前,见她来了看了她一眼:“过来伺候。”

叶早早就不必跪了,福身之后走过去:“奴才不知主子爷的喜好。”

走近了,四爷才注意她的头发:“你睡了?”

“回主子爷的话,奴才没有……奴才……奴才不会梳头,叫主子爷看的不舒服了。”叶早早忙跪下。

“不会梳头,之前谁给你梳头?”四爷看着她,表情看不出喜怒。

“回主子爷的话,奴才没福气,进府之后,病了许久,是孙嬷嬷安排了红桃来照顾了几个月,如今,奴才好了,红桃找了孙嬷嬷,去了洗衣房,奴才一时间,还没学会梳头……”叶早早尴尬。

“你在家时候也不会梳头?”四爷诧异。

“回主子爷的话,奴才家里……有人……有人伺候的。”叶早早在家,确实有个丫头的。

“起来吧。苏培盛,叫人给她挑个会梳头的。”转头又看她,见她还是穿着半新不旧的衣裳:“莫非,你也不会针线?”

叶早早就飞快的看了四爷一眼,满眼震惊,一副您怎么知道的样子,然后搅着手指:“奴才……奴才愚笨。”

四爷深深的看了她几眼:“罢了。”

“那就两个吧,会梳头的,会做针线的。”四爷倒是忽然有了兴趣。

按说,侍妾这样的位份,家里要么是商家,要么就是穷。

这叶氏,不是商家出身四爷知道,家里莫非,还不错?

苏培盛应了一声,出去吩咐去了。

叶早早带着惊喜忙谢恩:“奴才谢主子爷!”声音中,那种喜不自胜,叫四爷听得清楚明白。

这头,四爷也不必叶早早伺候了,叫她坐下一起吃。

叶早早谢过,坐在下首。

四爷吃什么,她就跟着吃,几次之后,四爷就发现了这个规律:“这是什么吃法?”

“奴才……奴才……想着爷吃过的,好吃。”叶早早就红着脸,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四爷本来还想再问一句,见她这样,倒是问不下去了。

罢了,小姑娘一个。

吃过了晚膳,两人洗漱过之后,四爷站着写大字。

叶早早无所事事,四爷便问:“会写么?”

叶早早忙点头:“奴才会。”

嗯,不要跟我谈琴棋书画,但是我有一技之长。

“那就写几个字吧。”四爷饶有兴趣。

叶早早应了是,走过去,接过四爷手里的笔,想了想,悬腕写陶渊明的桃花源记。

第一个字,就叫四爷眉头挑了一下。

她的字,倒是和她的人不一样。很有力,很有风骨。

甚至,不像是一个小姑娘写的。

写完之后,就见四爷看着她。叶早早又脸红:“奴才……奴才的字,是父亲教导的。四岁就学了。”

四爷嗯了一声,看她写的字。

却是很好。

再一抬头,就看见了叶早早左脸上的伤痕。

也是叶早早故意的,进来开始,就故意避开,不叫四爷看见,就是为了这一会。

四爷将手抬起她的下巴:“脸怎么了?”

“奴才……树枝划得,奴才不小心……”叶早早惊恐的看着四爷,眼里,就聚集了泪水。

四爷的手,紧了紧,叶早早眼神越发慌张了:“奴才……不敢欺瞒主子爷。”

四爷将她的头往右边扭了一下,细看那伤处。

倒是不严重:“涂药了?”

“没……没有……”叶早早表情无辜又惊吓。

“就寝吧,伺候爷洗手。”四爷松手道。

叶早早忙应了,还叫四爷听见一声长出气。

洗漱好之后,四爷叫她进了内室。

四爷却叫了苏培盛来,在外头谈话。

倒不是为叶早早出头,只是,四爷不喜欢后院有事瞒着他。

“这几日,有什么事?叶氏的伤如何来的?”四爷淡淡的问。

“奴才……奴才不知,只是昨儿个,叶姑娘和李侧福晋在花园里遇见了,说是叶姑娘被罚跪了,是正院里,福晋叫了起。哦对了,之前叶姑娘第一次侍寝,也被李侧福晋罚跪来着,就在正院里。”苏培盛心里知道,李氏得宠,但是主子爷也尊重福晋。

福晋虽然不得宠吧,好歹是嫡妻。

一个侧福晋,在嫡妻的正院罚人,这不合适。

“嗯,你去库房,将那对牡丹簪子给正院送去。”四爷手轻轻地叩着桌面。

“哎,奴才这就去,主子爷还有吩咐么?”苏培盛瞧着,四爷还有话说。

“去查一查叶家。还有,她如何被她舅舅送进来的。”怎么看,也不是落魄之家的女儿。

不会梳头,不会针线,倒是写的一手好字,这就是大家闺秀的做派。

这里头,要是有龌龊,他饶不了其泰(叶早早舅舅。)。

“是,奴才知道了。”苏培盛应道。

四爷进去的时候,见叶早早猛地站起来,一双狐狸眼,带着些惊慌看过来。

四爷有点想笑。

分明长得是勾魂夺魄的一张脸,做出这样懵懂慌张的样子,倒是别有趣味。

“就寝吧。”

叶早早应了一声,四爷没叫人进来,她先吹了灯,又放了一半帐子,上去之后,才放了另一半。

等她躺下,四爷顺手搂住她的腰:“伺候爷。”

叶早早翻白眼,一上塌就急色……

不过,还是略带生涩的伺候四爷。

四爷是很享受的,不多时,就酣战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