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后,她却成了四爷的心中宝 > 

第2章 疼

发表时间: 2020-07-29 13:54

“请问这位姐姐,可曾见我的丫头红桃?”叶早早丝毫没有不满,赔笑问道。

就算昨夜她还在四爷榻上,今儿起来,还是个奴才。

“在外头呢。姑娘请。”玉宁像是哼了一声,只不过,没叫叶早早听见。

叶早早毫不犹豫地拖着酸痛的身子走了出去。

惹不起,如今可是一个也惹不起啊。

红桃见了叶早早,本来是想笑的,结果,见她面色不好,就收住笑,上前福身:“姑娘。”

“回去吧。”叶早早扶着她的手。

红桃不敢再说什么,忙扶着她,叫她全身的重量都压过来。

一路艰难的回了自己的阁子,叶早早已经脸色刷白站不稳了。

且不说昨夜粒米未进,再说昨儿那个折腾,能走回来已经是好的了。

这会子,倒是不想哭,但是心里,对四爷的感官也跌到了谷底。

“我想泡个热水澡,有药膏么,我疼的厉害。”叶早早躺下就起不来了。

红桃摇头,她们这里一穷二白的,就连昨夜侍寝了,今日都没有送来赏赐,又哪来那些东西。

“拿银子去找,不涂药,我就死了。”叶早早咬牙。

她进府的时候,那便宜舅舅给了一百两银子,一直没舍得动,这时候,不是可惜银子的时候了。

红桃应了一声,去翻出一锭银子出去了。

许是见她难受的厉害,宋婆子进来了:“姑娘可是疼?”

叶早早点头:“我皮子嫩了些,大娘可有什么法子?”

宋婆子叹气:“这可没甚好法子,烧些热水给姑娘泡一泡吧,姑娘忍耐些,咱们是最下等的奴才……”

没资格说受委屈。

“我这不是忍着呢,劳烦宋大娘,我今儿实在是起不来了。”一般时候,这阁子里的事,都是她们三个一起做。

侍妾没有人伺候都是正常的,她已经很不错了。

“哪的话,咱们且要互相扶持呢,你尽管躺着,奴才烧水去!烧个一大锅,泡了睡一觉就好了。”宋大娘道。

“大娘,有吃的么?我饿了。”叶早早委屈的揉揉肚子:“早膳时候错过了……昨儿晚膳我也没吃。”

宋婆子一脸可怜地看着她,如花似玉的姑娘,叫她那黑心的舅舅送进来,真是毁了。

“等着,奴才给您弄去。”到不至于那么惨,这时候,指使不动膳房是肯定的,但是一两碟子点心还是有的。

等吃过了点心,泡澡的水也好了,好好泡了一回,总算是舒服了些。

红桃又拿回一小瓶药膏,说是要帮她搽药。

伤在那儿,怎好劳烦她人,叶早早自己涂好之后,就再也撑不住,沉沉睡去了。

等她睡了,红桃向宋婆子哀叹:“好歹是第一次伺候,竟连赏赐都没给。”这以后,可怎么立足呢?

“罢了,没给有没给的好。”至少别人不必太忌讳了,宋婆子毕竟比红桃见的多,更看得透一些。

“话不是这么说,怎么能不上进呢……”红桃跺脚。

“你这丫头,上进能怎么着?侍妾就是侍妾,上进了,还能做个侧福晋不成?”宋婆子哼了一声,忙自己的事去了。

屋里,叶早早睡得人事不知。

她倒是没有自怨自艾,早就知道日子肯定艰难了,这算什撑死算个开头,艰难还在后头呢。

……

正院里,福晋乌拉那拉氏用过了早膳,正在美人榻上歇息:“昨儿个是叶氏伺候的?”

“回主子的话,是叶氏伺候的,前院里住了一夜呢。不过,主子爷没给赏赐。”秀荷一边给她揉着腿一边道。

“这是没伺候好?爷的性子就是这样。”乌拉那拉氏一笑:“规矩上还是要赏赐的,你看着给吧。”

秀荷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叫人给叶早早送去了赏赐。

一对鎏金镯子。这是侍妾头回侍寝的规矩,总要有个东西给。

叶早早还没起来,那小丫头偷懒,也没耐心,倒是省了叶早早起来谢恩了。

叶早早拿着那一对镯子笑了笑:“收起来吧。”

难为福晋了,也不知是在哪个犄角旮旯搜出这么恶心的一对镯子,上头的花纹里,还有泥垢呢。

她没当回事,想着福晋都是午时快到了才派人送来了赏赐,估摸着旁人也就不会给了。

果然,到了晚间,也不见李侧福晋和两个格格的赏赐。叶早早一点也不意外。

一转眼,就过去了三日。

这三日,四爷就没进过后院,日日早出晚归的,也不知在忙些什么。

又到了该去正院请安的日子,叶早早也好了不少了,至少走路已经不疼了,不然那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势,被人瞧了定是会笑掉大牙。

她一早起来,照旧穿着不新不旧的夹袍子,往正院去了。

等众人都到了,请过了安,乌拉那拉氏便赐了座。

李侧福晋端着茶浅抿了一口,像是无意提起:“前儿个可是叶氏在前院侍候?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爷也真是的,如何也该赏点东西嘛,什么都好,总该有点的不是。”

叶早早往前走了一步福身:“奴才愚笨,没伺候好主子爷,不敢要赏赐。”

李侧福晋啪的一声把茶杯放下,冷哼了一声:“既然知道没伺候好,就罚你跪一个时辰吧。伺候主子爷,是你的福气。”

叶早早生怕有人帮她出头,那就完了,忙不迭应了,就出去跪在了正院里。

跪下之后,叶早早就松了一口气。

李侧福晋既然罚了,那就没事了,就怕是一股子气憋着,来日还不知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乌拉那拉氏面色有些不虞,她还在这里坐着呢,这李氏便越过了她,直接惩罚了叶早早,可见压根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她本欲替叶早早解了围,却见她早就提着裙摆急急忙忙地出去跪着了,心思,这也是个胆小怕事,不成气候的。

女人善妒,看的出来,李氏这是在给她的下马威,叶早早并不觉得有什么委屈,谁叫自己身份地位实力,什么都没有呢。

不过她心里的小本本上,郑重其事的写下第二个名字,李侧福晋。

第一个,是前院里的玉宁。

是的,她只是个侍妾,但也是穿越过来的,知晓以后的四爷是要做皇帝的。

只要他做了皇帝,她总是有希望翻身的不是么?到时候,该报仇报仇,该报怨报怨,很正常不是?

也许她活不到那时候,但是,不妨碍记帐啊!

于是,叶早早跪的很是淡定,跪的不慌不忙。

直到时间到了之后,福晋这里人叫她回去。

叶早早起身,利索的对着正院磕头,然后扶着红桃的手走了。

四爷忙完了手边的事之后,回了府,往前院歇着。

吃过了晚膳之后,便想起来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