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后,她却成了四爷的心中宝 > 

侍寝

第1章 侍寝

发表时间: 2020-07-29 13:54

偷偷抬眼瞄了一眼坐在上面的男人,叶早早呼吸微窒。

这便是她今晚要侍寝的男人!

生得倒是挺好看的,就是一脸严肃的模样看起来甚是不好相与。

虽然叶早早已经穿越过来三个月了,却始终劝服不了自己来之安之。

她觉得老天是瞎了眼,才会让她穿越成了大清朝四贝勒爷府上的一个侍妾!

侍妾是什么?

那就是给四贝勒爷暖床的玩意儿。

若是正经的福晋,侧室,还能有个名分,若是奴才,还有着清白之身呢。

她这是有着奴才的身份做着正室的活,到了最后既没有名分,也失了清白之身,卑微到了极致。

可她也不得不接受现实,在这异世为了能好好活下去,就要牢牢抓住眼前的男人。

四爷将手中的书放下了,抬头看着她。

“走近些。”

叶早早急忙往前走了几步。

“识字吗?”

“回主子爷的话,奴才识字,但是不多。”叶早早穿来这几个月,根本没看过书,不过,原身底子好,她自己也是能读文言文的,这倒是不算什么难事。

“嗯,读。”四爷将书往前一推。

叶早早将书拿起来,就从这一页第一个字开始读。

叶早早的样貌,其实在这古代,着实不算好,不是不好看,而是……不庄重。

嗯,眼尾上挑,活脱脱就是个成精的狐狸,属于男人喜欢女人厌恶的那一种。

声音也是带着一股娇媚,如今年纪还小,是娇憨加妖媚,以后只怕就只剩下妖媚了。

叶早早对这一点也是很失望的,地位低,长得像个狐狸精……不得宠,熬死,得宠估计叫人整死。

四爷起先,只是淡淡的听着。

听着听着,就不对了。

这叶氏念着农桑经都敢勾人?四爷眉头一皱,正欲开口。

不过,这一抬头,就发现叶早早念的慢了些,眉头轻轻蹙着,像是有不认识的字,随即又舒展开,继续念起来。

快了一点,声音还是那般,倒不像是刻意的。

四爷手指那么一动,心里略有诧异。

一口气念了几页之后,叶早早的嗓子就不对了。

没一次说过这么多话,嗓子哑了。

本来就是妖媚的嗓子,这一哑了,更是撩人。

四爷本就故意端着,瞧瞧这小女子会怎么做,这会子,倒是他自己先憋不住了。身子里起了一股莫名的邪火,这小妖精,不声不响撩人!

“好了,不早了,安歇吧。”四爷打断她。

叶早早应了一声是,放下书,想喝口水来着,但是也没敢说。

偷偷挑眉,好么,四爷这是起了火了呀,既然他爱听这个沙哑的……那就,不喝水了。

上塌之前,心里默念了一声,侍妾守则第一条:伺候好主子爷!叫他满意!

两人穿着里衣上了塌,外头有丫头熄了灯,拉好帐子。

叶早早很不安的动了一下,就感觉腰上有一只有力的大手将她抱住了。

黑暗里,叶早早勾起嘴角,行,您有兴趣就好。

她带着些哆嗦轻唤了一声:“爷……”

一个字,可谓千回百转,叫人欲罢不能。

四爷喉头一滚,下意识的嗯了一声,就将叶早早压在了身下,微风轻拂暖帐,一室旖旎。

良久之后,叶早早腰疼腿疼哪哪都疼,躺在那儿微微张着小嘴喘气。

四爷躺在一边也是气喘吁吁,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浅笑。

如此情况,就算叶早早累惨了,也得起身侍候着穿衣洗漱的,可尚未待她爬起来,就见四爷一个翻身,又压了下来。

叶早早快哭了,不带您这样摧残人的。

“爷……奴才伺候您……”

“闭嘴!”

四爷有些失控,这女人,不知道她本就有些沙哑的声音,经过方才,越发沙哑撩人了?

叶早早咬牙,行,你大爷你说了算。

不过,闭嘴可以,动手就不由你了,既然你要疯,老娘拼了就是!

想着,就将一双手臂伸出,勾住四爷的脖子,轻声细语的:“爷怜惜奴才一些,奴才头回呢。”

这可要命了,四爷本就是憋坏了的,又叫叶早早撩了个够呛,哪里吃得住这话?

不说还好,这一说,那叫一个控制不住。

这一轮的****结束后,叶早早都被摧残的指头也不能动了。

四爷却像是不会累一般,坐起了身。

叶早早气得磨牙,忍着疼,故意装出个委屈不安的样子:“爷……奴才起不来了……”

这会子,主子爷坐着,她就得起来伺候不是。

四爷估摸着是满意了,也没多话,仅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然后对外叫了一声端茶来。

很快,就见一个丫头端着茶进来了。

四爷大口喝了一杯:“再倒。”

叶早早羡慕的看着四爷大口喝茶,她嗓子冒烟了都。

也许是真的叫四爷满意极了吧,四爷喝完了,跟施舍似得想起她来了:“坐起来。”

叶早早艰难地坐起身,将被子围着,接了四爷喝剩下的半碗茶,先道谢,然后大口喝完。

黑暗中,也没注意到四爷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浅的笑。

那丫头不敢多留,心说爷不准备洗漱啊?

出去之后,忙走远了。

这头,叶早早也琢磨着,是不是伺候这位爷洗漱之后,她就可以滚蛋了?委实受不了!

结果,话还没说呢,就听四爷问:“喝饱了?”

叶早早嗯了一声,就又被四爷压倒了。

心里将四爷骂了个狗血淋头,表面上,叶早早也不乖了。

反正是被摧残,总要找到点乐趣不是?

再次云歇雨收,叶早早只能躺在那儿喘着气,连话都说不出来。

直到她肚子咕噜了一声,也破罐子破摔的装作自己没听见,只是心里将四爷骂了无数次,妈蛋,饭都没吃,就妖精打架……没天理。

四爷微微诧异,却没有开口问什么,小女子本就吃得少,经此一番折腾,饿了不出奇。

愣神之间,叶早早已经睡着了。

再睁眼,就是天都亮了。

叶早早脑子一片糊涂,稍微回神就咯噔了一下。

完了,在主子爷的屋里,睡到了大天亮,这可不是好事。

忙不迭坐起来,一起来,就觉得浑身疼,气的狠,也不敢声张,捡起昨夜脱了的衣裳穿好,忍着疼痛下地。

刚下来,就见一个穿的很不错的丫头进来,面上恭敬,实则傲居:“姑娘醒了。主子爷出府了,姑娘醒了就回去吧。”